搜索
热搜: 罗马 希腊

6881

主题

3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6937
发表于 2019-6-21 22: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信息
原作者: 晏绍祥
文章来源: 世界历史评论
来源地址: -
发布时间:
微信图片_20190621221624.jpg
晏绍祥教授
学人简介

晏绍祥,历史学博士,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世界古代中世纪史研究会副会长、秘书长,中国世界古代中世纪史研究会古代史专业委员会会长。主要从事世界古代史,尤其是古典世界历史、古典传统在西方世界的演变等领域的研究,主持教育部和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多项,并顺利完成相关研究工作。《荷马社会研究》《古典历史研究发展史》先后获得北京市和教育部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当前的兴趣是古典世界的民主与共和政治、古代希腊城邦和波斯帝国研究。

主要著作:《古典民主与共和传统》(独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年;《古典历史研究史》(独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年;《荷马社会研究》(独著),上海三联书店,2006年;《古典历史研究发展史》(独著),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年;《世界上古史》(独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古代希腊历史与学术史初学集》(独著),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等。


微信图片_20190621221638.jpg
晏绍祥:《古典历史研究史》(二卷本)

主要译著:《外族的智慧:希腊化的局限》,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3年;《早期希腊》,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古代战争与西方战争文化》,外语教育与研究出版社,2007年;《希腊帝国主义》,上海三联书店,2005年等。

发表论文:“古典历史的基础:从国之大事到普通百姓的生活”,《历史研究》2012年第2期;“显贵还是人民——20世纪初以来西方有关罗马共和国政治生活性质的争论”,《历史研究》2008年第5期;“演说家与希腊城邦政治”,《历史研究》2006年第6期;“荷马社会的polis”,《历史研究》2004年第2期;“雅典首席将军考辨”《历史研究》2002年第2期;“简评《从分散到整体的世界史》古代分册”《历史研究》1990年第5期;“摩西·芬利与古代罗马史研究”,《世界历史》2013年第5期等。

微信图片_20190621221644.jpg

晏绍祥:《希腊与罗马》

以下是晏绍祥老师在《世界历史评论》升级为定期出版的学术季刊之际,给出的寄语:

《世界历史评论》即将升级为季刊,继《世界历史》《史学理论研究》和《古代文明》之后,成为获得正式刊号的世界史连续出版物。一份刊物获得如此迅速的发展,一方面表现了中国世界史研究发展的强劲,另一方面,背后是主编和出版社编辑人员付出的大量心血。在此笔者除对该刊已经取得的成绩表示热烈祝贺外,同时向为办刊作出重大贡献的世纪文景、上海师范大学的诸位老师,致以诚挚的谢意。

《世界历史评论》已经取得的成绩,与作者队伍的广泛性和选题的多样性紧密联系在一起。从已经刊发的文章看,作者队伍来源广泛,既有入江昭等国际知名学者,更有国内的学界前辈和中青年,还有在读的博士生。栏目设计丰富且稳定,有专业的长篇论文,也有学术报道、书评和史料译介,较好地体现了中国世界史学科的特点。就选题方面而言,从史学理论到具体问题的实证研究,从上古史到当代史,所有重大问题,都有不同程度的论述。转成季刊后,随着版面的增加,相信这些栏目会保持和扩大。承主编不弃,要求笔者为新刊物写上几句,但因我这人向来疏懒,从未亲自操办过任何刊物,只能从一个纯读者的角度,提出两点期待:


第一,增加学术述评和书评。由于学术的发展,当今大多数世界史研究者只能专精于一个或几个领域,甚至只是一个大领域中某个相对集中的课题。但事物从来就是相互联系的。专心于自己课题的研究者,也非常希望了解相邻领域的进展。因此,如果可能的话,是否可以每年组织若干篇文章,对当年世界史研究主要领域,如世界古代史,世界中世纪史,美国、德国等主要大国和地区的历史的研究状况做一个相对全面的介绍和评议,并为下一步的研究工作指出某些可能的方向?此外,是否可以适当增加书评。“书评”已经成为贵刊一个固定的栏目,但分量似乎还可以适当增加。西方主要学术杂志上,经常有大量版面是书评,其中有些书评还相当尖锐。当下中国每年出版的世界史图书与日俱增,其中包括大量的译著。很多时候学者们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无法通读或者根本没有意识到某些重要著作的存在,或者即使读过,理解也不免片面。有些著作,包括某些译作,则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这时我们真的需要有学术水平的书评,对一些著述做出相对客观的评价。中国的世界史要获得发展,我觉得正常的学术批评和书评,是必须要迈出的一步。《世界历史评论》或许可以在这方面先行一步。



微信图片_20190621221651.jpg

晏绍祥教授译著



第二,英国的《过去与现在》有一个良好传统 :每隔若干时日,把刊物中同类主题的文章汇集成论文集出版,现在至少已经出版数十种。由于数据库的发展,当今学者们获得相关文章似乎没有那么困难,学术在民主化,但因为一个专题的文章可能分散在不同的期号上,读者未必会注意到学界对某个问题的连续讨论,整体效果受到一定影响。如果汇集起来,则会形成比较强烈的冲击。1974年芬利主编的《古代社会研究》中,收入了圣克鲁瓦和谢尔曼—怀特等有关早期基督教缘何受到罗马帝国迫害的文章,也收入了芬利关于雅典人民领袖以及汤普逊关于罗马帝国何以灭亡的文章。虽然看上去有点散乱,但大体让我们可以看到当时西方学者在关注哪些问题,对相关问题的认识大体进展到哪一步。如果《世界历史评论》有意识地在某些专题上组织稿件,连续数期或数年之后,或许蔚为大观,适当编辑成书后,会对世界史研究在发现新问题、提出新方法和理论上产生一定的引领作用,也有助于社会更全面地认识世界历史的发展,可能会产生刊物创办者意想不到的影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网(聊城大学) ( 鲁ICP备05001955号-3 )  

GMT+8, 2019-7-16 17:07 , Processed in 0.10182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