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罗马 希腊

6693

主题

3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6127
发表于 2018-9-21 06: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信息
原作者: 凤来仪
文章来源: 圣无谛
来源地址: -
发布时间:


今天谈罗马共和国如何走向罗马帝国的,罗马这么一个伟大、古老的共和国,秉承了希腊文明,人民怎么失去自由的?甚至他们非常欢迎这种失去自由的变化,在凯撒死掉以后,刺杀他的布鲁图斯以为会获得民众的欢呼,结果获得的是民众的惊恐。

西塞罗的两句话可能能够给我们答案,他说,“太多的自由会结出奴役之果。”第二句是他评价凯撒,“在上天给人设定的界线之间,你的精神永远不会得到满足。”这种无尽的欲望倒不是我们现在说的食、色、性欲这种欲望,罗马人的欲望主要是二点,第一是对权力无尽的渴求,第二是对荣誉无尽的渴求。这个欲望太过强烈,没有约束,也没有止境。今天在说罗马从共和国往帝制跨的时候,我准备分两块来说。

第一块大致介绍一下当时的罗马,第二块就是以人物为主线,因为历史是人创造的。虽然人民创造历史,但不可否认重要人物在历史中起到的作用更大。我们今天就马上介绍一下罗马。

罗马是从王政开始的,有一个很重要的预言叫西比尔预言。说当年还有国王的时候,有个国王叫塔肯,有一个女巫找国王,卖给他九本书,说这九本书是预言书,国王冷笑着拒绝了她。女巫什么话也没有说烧掉三本书就走了,下次女巫再来,只带来了六本书,国王还是拒绝了她,老妇人什么都没说烧掉三本书又走了。过了段时间她又来,这时候只剩三本书,国王就买下了这三本书。上面是用希腊文写的,后来这三本书变成了罗马的神器,在国王被废除、共和国确立以后,书做为神器供奉在朱庇特神庙当中,一般人不能碰。只有专门挑选的行政官才能在晦涩的语言当中去查找预言。就是说当罗马碰到大事的时候,比如说重大的和迦太基的战争、跟叙利亚的战争。

在这个预言里面就有一段很重要的话,“共和国将会反对共和国;罗马人将会反对罗马人。”后面发生的事情也恰当的证明了这一点,最后罗马的共和国并不是亡于外敌,她不像罗马帝国最后是被蛮族冲垮的,她是亡于内战。

罗马的内部竞争非常强,哪怕你是曾经的名门望族,甚至是号称神的后代也不能避免沦于下层,公元前三百多年平民也获得一次重大的胜利,平民获得一次重大的胜利,设立保民官这个职位。所有人都是一门心思向上爬,当然平民的机会比贵族要少得多,比如说军队,共和国早期罗马的军队都是由罗马的公民——就是一群自耕农组成,当城市的警钟敲响,他们聚集到大广场,有钱的人骑着战马拿着武器就是骑士,有了战功就很容易提升成为贵族,一般的老百姓、平民也是自备武器、盔甲作为步兵,更穷的一些人恐怕就拿着石头、木棍跟着,就是靠着这支具有顽强荣誉感的军队,罗马横扫意大利半岛。他们在意大利半岛作战的时候,作战半径比较短,很快就能回家。对于一个农民来说,照顾自己的土地、出去为国家打仗、获得战利品回家养活一家人是既有荣誉感又有自豪感,那不勒斯、威尼斯这些地方当时还有很多部落,都被他们横扫一遍。随着时间的推移,罗马越来越强大,因为对权力和荣誉的无限渴求让罗马人非常勇敢,也就是获得战功是一个平民通向高位的一个最捷径的方式,当然贵族获得的机会更多,他们从小接触军事训练,打仗的时候自然而然被共和国任命为各级指挥官,但是平民至少也是有机会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罗马越来越强大,他们的作战半径越来越大,现在可能出去打十年、八年的仗回不了家,于是他们在家里的土地就荒了,很容易被有钱的人把他的土地兼并掉。当时有一个保民官格拉古搞了一个改革,原因就在这里。当他横穿整个意大利平原的时候,看到的是萧条的景象,上面没有人,但上面并不是真的没有人,是没有罗马的公民,罗马的公民都在外面打仗,那是什么人在种地呢?戴着枷锁的奴隶们。这些奴隶从属于很多大的富户、地主、贵族家。格拉古觉得这种情形很可怕了。他说,没有自由的农民和牧人,只是靠这些奴隶和野蛮人的话,每少一个农民,罗马就少一个战士。共和国的军事基础被侵蚀,后来看罗马帝国灭亡恰恰也是正好就是这样的因素。

格拉古搞了一个改革,想给底层的穷苦的老百姓分田分地。当然这样的改革肯定触动大的利益集团的利益,所以改革失败了。但是还是有些后续变化,原先的罗马军队是由自耕农自带兵器去参加战斗,到公元前一百三十多年的时候,罗马改变了军制,由国家配发武器、盔甲,战士就成了职业军人,职业军人在外国——在西班牙、在高卢、在叙利亚这些地方战斗十年、二十年以后,他在军营里面建立的袍泽之情要远远大于罗马广场的传统。可能罗马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很遥远的事情,共和国、家乡、选执政官、选保民官、他们、诉讼,但是这一切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现在在这个地方作战,我的周围是我的同袍、,、军队慢慢地跟共和国实际上是从血脉、从血肉联系上是慢慢脱离了本土,慢慢变成了一支职业军队。

与此同时,罗马当时的外部情形又是什么样子的?军人要掌握至高无上的权力的话,一定要有一些外部危机配合,因为罗马人的雄心壮志,他们能够看到的土地:南边的埃及、北非,北边的高卢,西边的西班牙,东边叙利亚,包括希腊,这些可视范围之内她要建立一个世界帝国,所以她周围的敌人也非常多,比如说地中海北岸的迦太基王国,也就是我们知道的著名将领汉尼拔的那个国家。当时罗马将领西庇阿发说了一句非常有名的话,“迦太基必须灭亡。”,罗马人群情激昂,一定要灭亡掉迦太基。汉尼拔三次打败了罗马军队,还俘虏了很多罗马军人。他认为战争已经结束了。这时候你罗马应该做的就是你赎回你的战士,然后我们签订和平条约。但是当时罗马人给他的回答是,“你爱咋地咋地。”点点广告继续
汉尼拔就没有办法,处决了这些战俘,罗马当时对迦太基的态度有你无我,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后来名将汉尼拔被打败了,整个迦太基被夷为平地。迦太基毁灭以后,在意大利半岛上还有一些各种各样的反对势力,罗马不断派出军人去打他们。就在这种过程中,军人的权力越来越大。今天要讲的第一个人物马略。曾经七次被选举担任过执政官。可以说他的财富非常非常多,造了像军营一样坚固,又像天堂一样华美的别墅,但他对权力的渴望从来没有停止过,这时候出现了他的第一个竞争对手——苏拉。

苏拉的战功赫赫是毫无疑问的,罗马后来的独裁者他们在军事上都是强人,苏拉也是个机会主义者,出身贵族,却是个破落贵族,小的时候非常贫穷,后来加入军队步步高升,甚至还做过马略的副手,但是后来两个人因为权力的争斗——这个并不重要,因为在共和国的历史中政治斗争没有一天不在进行,选执政官、保民官……但他所有的争斗都是在共和国的框架之内。苏拉是第一个打破这种框架的人,当马略在罗马政坛上面战胜苏拉的时候,苏拉并没有接受这样的命运,苏拉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情,虽然马略知道当时苏拉手上有很多军队,但是马略绝对没有想到苏拉会带着这些军队回罗马,因为这在共和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但是苏拉就这么做了。所以我说共和国的灭亡并不是从凯撒开始的,而是从苏拉开始的。

苏拉虽然带着军队进入罗马,但是他并没有打算毁灭掉罗马的共和制度,这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也就是他虽然带头破坏了共和国的制度,但是他本人却还想保护共和国的传统。他希望他自身的合法性来自于共和国制度,而不是来自于他的军队,虽然他毫不犹豫地他带着他的军队进入罗马,并处决了数以千计的人,马略逃跑了。苏拉在做完这一切以后,他获得了罗马最高的权力,马略流亡到了非洲,苏拉为了巩固他的权力,他需要又一次的军事上的胜利,于是他就来到了东方,在苏拉到东方这几年里面,马略又回到了罗马。

回到罗马以后,反过来的一轮清洗,两个人的争斗完全毒化了罗马共和国的政治空气。政治空气这个东西说起来玄,但是它实际上很重要。比如北宋,王安石变法之前,所有的政治上的分歧都不会上升到人身攻击,但是在王安石之后,新党、旧党,他们之间的攻击往往上升到人身攻击。奸臣传里面除了王安石自己以外,所有的新党全部都上奸臣榜的。明朝也是这样,东林党和阉党之间的争斗没有底线。我们现在好多电影说阉党怎么怎么坏,实际上东林党比他们好不了多少。做出来的事一样令人发指。

苏拉推开了共和国灭亡的这扇门,苏拉死以后,有三个人相继上位,这三个人第一个叫克拉苏,是一个商人出身,提到克拉苏的话我们讲凭吊斯巴达克斯奴隶起义的那个就是克拉苏。

克拉苏原来是个商人,可以用大笔的钱去贿赂罗马的公民,另一方面,他在军队里面的功绩也很厉害,克拉苏在平定斯巴达克斯奴隶起义的时候表现出了相当高的指挥的水准,比如第一他就是要把军队牢牢地抓在自己的手上,克拉苏上位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十一抽杀令,用这种极其古老、又残忍的刑法在军队里面竖立了权威,牢牢抓住了军队,并且平定了奴隶起义。

第二个人庞培,庞培这个家伙在年轻的时候跟所有的罗马人一样虚荣,要荣誉、要权力,庞也是非常有军事才华。庞培的战场和战绩都在东方,在东方庞培犹如一个帝王,我们知道罗马是一个共和国,他在回共和国的时候,他要作为一个公民,但是他在东方的时候比如他在叙利亚的时候,周围都是一些王国,他是国王中的国王。

第三个人就是我们都知道的,尤利乌斯·凯撒。凯撒的出身也是一个贵族,他通过联姻获得了政治资本,比较有意思的是他在三十岁的时候为了获取一个不应该由年青人担任的职务,他就孤注一掷。凯撒和其他罗马人一样爱好权力、爱好荣誉,于是他也欠了很多债,他为了平掉这些债,必须拿到非常高的职位,大祭司长。这个职位其实在罗马的传统中是给那些退休的、不再担任执政官的高官准备的,而不是给那些野心勃勃的年青人准备的。当时凯撒要去争取这个职位的时候只有三十岁,结果他的对手感到很惊讶,你怎么能够跟我抢这个位置?凯撒说我就是要跟你抢!然后通过借贷大手笔的给大家发福利,在选举的那天上午,他出门之前跟自己的母亲说,今天我要么载誉归来,要么就会踏上流亡之路。因为他已经欠了太多的钱。到了晚上的时候,他终于拿到了官职。

这三个家伙,他们都有相同的特点,野心勃勃,对荣誉渴求无限。同时,开始用街头政治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以前的罗马,大家吵也好、骂也好,要么在元老院,要么在公民大会,但从这三个家伙开始,有一些人就走向街头,开始街头暴民政治,连庞培都被人揍过。然后他就很怀疑克拉苏,他们三个人互相忌惮,虽然有同盟关系,但是他们肯定不是出于爱,而是出于对彼此的恐惧和憎恨: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办法抵挡另外两个人的攻击。三巨头保持了一个恐怖的平衡。我们知道当一个国家的军人跟自己的国家失去血脉上的联系,他们更愿意听从自己指挥官的命令,从苏拉开始,军事长官就已经逐步变成军阀,共和国的基础在不断的被削弱。三巨头的时代要么走向彻底的民主,让所有的罗马公民去投票,这是不可能的。要么就走向个人独裁,因为三巨头这种同盟是不可能真正稳定下来的。只要死一个人,这个平衡马上就被打破。

平衡的打破由克拉苏的战败引发。克拉苏带着他的军队深入到中东地带的时候,中了埋伏遭到大败,他本人也被杀死了。当克拉苏死掉的消息传到罗马时候,庞培还是蛮开心的,但是凯撒觉得要出事了。果然,下面两个人的决战开始。两个人的决战重复前面马略和苏拉的往事,在罗马,庞培势力更大,凯撒在罗马的代理人安东尼仓皇逃出了罗马,并且在意大利北部边界上面凯撒以及他的军队会合。

凯撒带着军队停在意大利半岛的北部,卢比孔河的北岸。这条河在意大利北部是一条小河,名不见经传,比不上多瑙河、莱茵河之内的大河,但是当凯撒带着军队跨越这种河以后,性质就发生了变化。河的南面就是罗马共和国的本土,凯撒经过一夜的犹豫以后,他带着他的军队跨越了这条河——跨过了一条不能逾越的界线,跨过这种界线以后你就不能再回头了。这就是卢比孔河在西方语境里的一个意思。

庞培一败涂地,带着他的人跑到东方。庞培在东方也有庞大的军队,他们之间爆发了一次又一次的战争,最后庞培是被打败了。庞培的失败也有意思,他具有一个正统性的地位,从罗马逃出来的时候有很多元老院的人跟着他的,甚至包括西塞罗。两边在对峙的时候,庞培的军队要远远多于凯撒,而且时间和空间都在庞培这一边。凯撒孤军深入打庞培。但庞培的周围是一群罗马元老院的人,这些人都觉得赶紧结束这件事情,罗马不能再内战了,就敦促庞培赶紧去作战。这正中凯撒下怀。凯撒这边就没有这样的问题,凯撒在军队里一言九鼎,就是一个军事独裁的集团。而庞培这边还保留了一些罗马共和国的民主的传统,他还要听众元老的意思。庞培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居然被凯撒打败了。这也就应了拿破仑的一句话,三个出色的将军可能不如一个愚蠢的将军。军队里面只能有一个人说了算。庞培失败以后,罗马实际上就落出了凯撒手里。后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

凯撒回到罗马不久,就被要保卫共和国的一群元老们刺杀了,他们这一代人,凯撒、庞培、克拉苏还是有保留罗马传统的这个意愿的,因为他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就是罗马共和国没有灭绝的这个时代,很多政治习惯、政治的自由、公民的权利,他们还是比较熟悉的。但是在凯撒死以后,他的后继者们的争斗就完全跟他们老一辈的三巨头不一样,下一代的三巨头,一个是他的养子屋大维,还有他的的两个将军,安东尼和雷必达。


比较搞笑的是屋大维代表罗马元老院去征伐那两个共和国的叛逆安东尼和雷必达,他们三个人的军队碰到一起的时候,他们三个人拥抱在一起,后面的元老院目瞪口呆。他们三个人各自拥有一支非常庞大的军队,他们想我们干嘛要打,我们坐下来瓜分这个共和国好了。

三巨头的体制肯定不能长久的稳固,首先是安东尼和屋大维联手把雷必达流放到了非洲,罗马本土由屋大维掌控,庞大的东方行省叙利亚这边由安东尼掌控。安东尼在东方,他受到东方的影响更大,特别是他跟埃及的女王克莉奥帕特拉睡到一起以后,于是罗马就有好多不利于他的谣言,比如说他居然给女王按摩,这说明他软弱,还有关于他奢侈的传言,罗马人就觉得你太堕落,你怎么越来越像一个东方人!因为在罗马共和国的传统里面,如果你像一个东方人,这是一句骂人的话。共和国看那些君主国,就像一个高等文明看一个低等文明一样。罗马人虽然已经部分失去了自由,但是他们通过去攻击安东尼,他们假装自己还在自由之中,屋大维就发动了对安东尼的战争,最后安东尼死在埃及,之后屋大维就整个掌握了罗马。

我们要说从整个几个人来看的话,从苏拉到凯撒、克拉苏、庞培、雷必达、安东尼、屋大维,虽然屋大维的年纪最小,二十多岁的时候就拿到执政官的职务。但是这个家伙绝对是一个政治上的天才,也就是他从来没有说要当皇帝,反过来还说要把权力还给还给元老院,还给公民大会,他从来不要这些虚名,但实际上他的权威和他的权力超越之前所有执政官。这也是屋大维聪明的地方,他得到了一个称号:奥古斯都,这是一个类似于神的称号。在屋大维的手里面,罗马恢复了秩序。

之前元老们敦促庞培跟凯撒速战速决,也是烦了这几十年以来罗马无一日不在内乱之中,满街的暴徒经常是打来打去,罗马公民对这种情况已经感到厌烦了。但是屋大维给带来了秩序,带来了安定,这个时候自由好像也不是必备的了。屋大维之后罗马实际上是一个帝国形态了。帝国带来了财富,帝国带来了安定,帝国带来了更大的扩张,但是罗马共和国就一去不复返了。

总结一下罗马共和国怎么走向帝国的,我的看法就是没有止尽的欲望,无止尽的竞争失去了底线,军队职业化,而不是国家化。最后再补充一点,罗马的法律更像是一场表演,谁能在法庭上面打动观众、打动陪审团,他就会赢。拉丁词汇里,公诉人和演员是同一个词。口才足够好能打动观众就能赢,而且罗马没有警察,没有监狱,司法缺乏严肃性。很多人被判了死刑后可以逃跑、流亡。

但不管怎么说,罗马共和国存在了好几百年,过渡到帝国形态又存在几百年,到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东罗马到1453年君士坦丁堡被攻破才灭亡。罗马已经创造了奇迹,在2000多年前,就创造了伟大的共和政体,同时代的那些国度,根本理解不了这种伟大,他们只知道人群中得有个王者。到了现代,人性也没有多大的变化,甚至德性还不如当年的罗马公民。罗马共和国既然能灭亡,世界上就没有不灭亡的共和国,也没有不灭亡的帝国,大的周期律,恐怕没人能解决。

ps,竞争固然能使社会进步,但无限的竞争,社会达尔文化,也是灾难,所以宗教让人克制欲望,也有一定道理,左到全民高福利,会腐烂坏死,右到罗马共和国这种程度,也一样会坏死,所以中间一点,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网(聊城大学) ( 鲁ICP备05001955号-3 )  

GMT+8, 2018-10-19 17:57 , Processed in 0.11771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