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罗马 希腊
查看: 391|回复: 0

反腓力第一辞

[复制链接]

6747

主题

3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6351
发表于 2017-10-21 05:5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信息
原作者: [古希腊]德摩斯梯尼 著 王志超 译注
文章来源: 《古典学评论》第2辑
来源地址: -
发布时间:
反腓力第一辞*[1]

[古希腊]德摩斯梯尼 著   王志超 译注

导 读
                                                            
德摩斯梯尼(Demosthenes, 公元前384-前322年)是古希腊最著名的演说家,也是古典时代晚期希腊最有代表性的政治家之一。他留下的议事演说辞一共有17篇(包括疑似伪作在内)。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就是“反腓力演说辞”(Philippics)。共四篇的“反腓力演说辞”不仅具有史料价值,也有重要的文学价值,在古代就受到了极大重视。罗马共和国末年的著名政治家西塞罗将自己驳斥安东尼的系列演说也命名为Philippics。此后,Philippics就成为一种演说辞类型,它是维护民主政体的政治家驳斥危害民主政体的野心家、侵略者、武夫强人的经典类型。《反腓力第一辞》是德摩斯梯尼的“反腓力演说辞”的第一篇,可能发表于公元前351年春天,[2]标志着德摩斯梯尼政治生涯的转折点和演说风格发展的转折点。
历史背景
公元前359年,腓力成为马其顿国王后,随即对马其顿的内政、军事、外交进行了全面调整。在腓力的领导下,马其顿实力不断增强,在北希腊的色萨利(Thessaly)、色雷斯(Thrace)、安菲波利斯(Amphipolis)[3]等地展开了扩张。从历史上看,这些地区都是威胁马其顿安全的战略要地,尤其是其他强国在这些地区的活动。然而,自从希波战争结束之后,北希腊的安菲波利斯等地也是雅典海上同盟的重要枢纽之一。因此,马其顿的崛起与雅典的传统势力范围发生了直接冲突。马其顿军队向温泉关方向的扩张直接威胁到了雅典的陆上安全,而向赫勒斯滂海峡地区的扩张则直接威胁到了雅典海上运粮通道。这种情况之下,德摩斯梯尼清楚地看到了来自北希腊的威胁,他的目光迅速从波斯、斯巴达、底比斯上转向了北希腊地区。《诉阿里斯托克拉底》(Against Aristocrates)是他首次关注北希腊问题,马其顿的崛起已经进入了他的视野,但并未成为主题。到了这篇演说,德摩斯梯尼则首次将腓力与马其顿当做了抨击的主要对象,表明他的对外政策主张的重心彻底转向了马其顿。[4]
对德摩斯梯尼来说,这篇演说还有其他的意义。他在演说一开始就说道:“雅典人啊,如果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一个新问题,那么我应该等到你们熟悉的很多演说家已经讲完他们的观点之后,若是你们对他们的建议感到满意,我就保持沉默,若是不满意,我再尝试讲述自己的看法。不过,由于我们命中注定继续争论这个以前常常被他们讨论的老问题,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你们容忍我第一个站出来向你们发表演说。因为,若是他们过去提出的建议有用的话,我们今天根本没有继续讨论的必要。”这段话透露出两个信息:第一,雅典公民大会中,关于马其顿问题的讨论越来越多,但德摩斯梯尼作为青年演说家,保持着谦逊,很少主动发言,只是附议其他演说家而已;第二,这篇演说是他首次作为第一个发言的演说家上台,就马其顿问题提供政策建议。两则信息共同说明了一个事实,即作为一个为城邦提供政策建议的职业演说家,德摩斯梯尼还很年轻,第一次首位登台演说,无疑是他政治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主要内容
总体上来看,这篇演说辞可以分为五部分,导言、形势概述、具体建议、总体论证、结语五部分。[5]
第1节是导言。德摩斯梯尼解释他为何要在其他资历更老的演说家之前站出来第一个发表演说,请求听众们的谅解。
第2-12节是形势概述。德摩斯梯尼鼓励雅典人不应该因为形势的艰难而感到沮丧,他们从来没有为了使形势变好而做过任何的努力。雅典人应该回忆一下他们的祖先们在过去与斯巴达对抗时的英明果断,也应该想一想腓力是如何通过积极的行动而战胜一个个强敌(2-7)。当然,腓力的处境并非像表面看起来那样稳固,他的傲慢已经引起了盟友和臣民们的不满,雅典人应该利用他的这一弱点(8-9)。但是,腓力之所以如此强大,完全是雅典人自己对自己利益漠不关心的结果,如果他们仍然继续保持涣散和懒惰,就永远不可能击败腓力(10-12)。
第13-30节是具体建议。德摩斯梯尼进一步讲明了自己接下来要讨论的主题,请求听众们认真倾听,做出判断(13-15)。接下来,他提出两项具体的建议:第一,雅典人必须装备50艘三列桨战船和足够运送半数骑兵的船只,这样一来,腓力就将知晓他们准备行动了(16-18);第二,雅典人需要在爱琴海北部驻扎一支小规模部队来袭扰腓力(19-22)。然后,德摩斯梯尼解释了这支小规模部队的规模和人员构成以及原因(23-27)。接着,他对军队所需资金做出了预算,并且提出了资金的来源(28-29)。最后,德摩斯梯尼对他所提出的建议进行了简单的总结(30)。
第31-50节是总体论证。德摩斯梯尼在描述了具体的行动建议之后,再次回到总体的形势分析论证之上。他认为无论从地理状况还是从气候状况来看,派遣一支小规模袭扰部队都是很有利的(31-32)。这支部队将会消灭腓力的主要经济来源,从而会使腓力失去袭击雅典船运和殖民地的能力(33-34)。可是,雅典人在军事行动上的懒散和怠慢与节日游行组织上的精心和积极形成了鲜明对比(35-37),政治家必须讲述事实,即便听众们听了不高兴也必须要讲,否则城邦永远无法准备好行动(38-39)。接着,德摩斯梯尼又鼓励雅典人,他认为雅典的政策在过去缺少前瞻性,这种状况就要改变了(40-41),因为诸神似乎在不断地驱使腓力行动,希望腓力的扩张可以将雅典人从麻木不仁中警醒(42)。为此,德摩斯梯尼大胆展望未来的胜利前景,呼吁雅典人行动起来(43-44)。他说,如果雅典公民积极参加战争的话,诸神也会站在雅典的一边,可是,得不到薪水的雇佣兵永远不会赢得胜利(45-46)。当然,部队中的公民兵也可以监督将军们的行动(47)。德摩斯梯尼还谴责了那些传播谣言的人,他们欺骗了人民,只会使形势变得更为糟糕。雅典人应该放下所有的懊悔、夸夸其谈,勇敢地面对现实,准备采取行动(48-50)。
第50节是结语。德摩斯梯尼认为自己是在为了城邦的利益而大胆发言,希望不要给自己带来厄运,也希望雅典人采纳自己的建议,他相信自己的建议是最好的建议,可以给城邦带来好运。
作为青年演说家,德摩斯梯尼的这次演说没有达到目的,雅典人并未采纳他的建议。但这并不影响这篇演说词的历史地位。正如耶格尔所言:“德摩斯梯尼首篇政治演说中那种含蓄而又焦虑的思考……火一般的激情与冷静的理性的相互结合是无与伦比的。”[6]

反腓力第一辞

(1)雅典人啊,如果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一个新问题,我应该等到你们熟悉的很多演说家已经讲完他们的观点之后,若是你们对他们的建议感到满意,我就保持沉默,若是不满意,我再尝试讲述自己的看法。不过,由于我们注定要继续争论这个以前常常被他们讨论的老问题,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你们容忍我第一个站出来向你们发表演说。因为,若是他们过去提出的建议有用,我们今天根本没有继续讨论的必要。

(2)那么,雅典人,我首先要说的是,我们对于目前的形势不必感到绝望,无论它看起来是多么地没有希望。在过去糟糕到极点的东西恰恰为将来提供了最好的保证。什么东西呢?雅典人,你们的外交局面之所以陷入这样的困境,就是因为你们在履行自己职责时的彻底失败,如果将你们置于这样的困境,不管你们做出什么努力,寻求使局面变好的方法都是徒劳的。

(3)其次,你们要记住以下事实。你们中有人听说过,有人亲眼见证且记忆犹新,在并不太久的以前,斯巴达人是多么强大,但你们在荣誉和责任的召唤下,履行了与你们的城邦相匹配的职责,站到反对斯巴达的一边以捍卫你们的权利[7]。雅典人,我之所以提醒你们这些往事,因为我想让你们知道并认识到,只要你们保持警惕,就不必担心,但如果你们坐视不管,便没有希望。吸取教训吧,既从斯巴达人曾经的强大中,也从我们的敌人[8]现在的傲慢中。你们通过密切关注外交形势掌控了前者,但后者却使我们感到不安,因为我们忽视了职责的召唤。

(4)然而,雅典人,如果考虑到腓力现在的雄厚资源和我们失去的所有堡垒,这里就会有人赞成腓力已经不可阻挡的说法,他实际上是正确的,但是他必须想一想,雅典人啊,我们曾经也控制过皮德纳(Pydna)、波提狄亚(Potidea)和麦托尼(Methone)[9],并占领着周边所有领土,并且,在那时,现在服从于腓力的那些土著部落[10]是独立自主的,事实上更倾向于追随我们,而非腓力。(5)如果腓力就此得出结论,由于雅典人在自己的领土上拥有如此坚固的堡垒,而自己缺乏盟友,所以与他们作战就是艰难的,那么,他永远不会取得现在的成功,永远不会获得现在的实力。但是,雅典人,腓力清楚地看到,这些堡垒都不过是战争的战利品而已,根据自然权利,无主的财产属于那些在场的人,照顾不周的财产属于那些肯为之面对辛劳和危险的人。(6)通过根据该原则的行动,他无疑已经征服并全部控制了这些堡垒。他通过武力占领一部分,通过结盟和友谊赢得一部分。实际上,所有人都愿意对那些他们认为能够随时和迅速采取行动的人们表示尊敬,并与之结盟。

(7)雅典人,如果你们在所有后果尚未出现之前愿意践行这种原则,你们也可以做到腓力那样的成就。如果每个公民都时刻准备抛掉所有的不自信,履行他自己的职责、尽自己最大能力为城邦服务,如果富人们愿意支付战争税,壮年人愿意战斗,简单地说,如果你们愿意成为你们自己的主人,如果每个人都不再在自己不做任何事却期待邻居来为他做所有的事情,那么,诸神也会保佑你们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你们将会重新得到已经失去的东西,你们将会扭转战局,重新确立对腓力的优势。(8)不要以为他的优势已经不可改变,不要以为他的权力会像神一样永存。绝非如此,雅典人,即便是现在与他签订了同盟协议的那些人,也在憎恨他、害怕他和嫉妒他;人们必须认识到,即便是他的拥护者,也与其他人拥有类似的感情。然而,现在,由于你们的懒惰和冷漠[11],这些感情都受到了压制而得不到释放,我迫切希望你们能立即改掉这些恶习。

(9)雅典人啊,由于这个家伙的傲慢无礼已经无以复加,行动还是不行动,你们别无选择;他做事深思熟虑,对你们进行恐吓,向你们夸大自己的实力;他不能满足于他已经征服的东西;他总是图谋占有更多的东西,总是在每一个地方都为我们设置圈套,而我们却一直坐在这里,一事无成。(10)雅典人啊,你们何时才会采取必要的行动呢?你们在等什么?我估计,不到万不得已,你们不会行动。至于我的看法,我认为对自由人来说,没有比因自己的处境感到耻辱更大的推动力了。或者,告诉我,你们满足于在城邦里四处走动,彼此询问:“今天有什么消息吗?”还有什么比马其顿人踩在雅典人身上取得胜利、掌握希腊人的命运更惊人的消息吗?(11)“腓力真的死了吗?”你们问道。“其实没死,他只是病了。”[12]对你们来说,那能有什么用呢?即使是他真的遭遇不测,如果你们不改变对待自身事务的方式,你们也会培养出第二个腓力;即便是这位腓力日渐强大,与其说他是通过自己的力量,还不如说是由于你们的疏忽。(12)这并非事情的全部。如果他真的发生什么事情,或者如果命运女神——她们总是比我们照顾自己更好地照顾我们——真的赐给了我们那种结果,请切记,如果你们想要利用全面混乱彻底掌控局势的话,你们必须要主动出击;但是,在目前的条件下,既没有准备好军队,也没有完备的政策,即便这种机会出现,你们也没有能力夺回安菲波里斯。

(13)那么,假设你们已经完全同意你们必须准备好所有的事情,愿意就此做必要的努力,我在这件事情上就不再多言。接下来,就我认为足以改善局势的军队之规模和构成、支付军事费用的方法以及为军队提供装备的最好和最迅速的方法,我将会全面陈述我的看法。雅典人啊,我对你们只有这么一个请求。(14)作出判断之前,请耐心等待,直到你们听完所有内容。不要操之过急;即便在开始我像是在建议派遣一支新的远征军,也不要认为我是在试图让你们的行动推迟。真正就此目标发表演说的不是那些嚷嚷“立即出发”或“今天就出发”的人,因为没有任何军队可以阻止已经发生过的事情;(15)而是那些能够说明远征军所需要的资源、规模和构成,以便能够支持战争直到我们击败敌人或使其终止敌对行为的人;这才是我们在将来能够避免麻烦的方法。我相信,我能说明这些问题,并且不会刻意鄙视其他人的建议。这是一个勇敢的诺言,不用多久,它就会经受实践的检验,你们将是我的法官。
(16)雅典人,接下来要做的第一件事,我提议装备50艘军舰;第二件事,如果有必要,你们必须立即开始准备,下定决心亲自出征[13]。第三,我建议征用运输船以及各种船只,必须保证运送至少一半的骑兵[14]。(17)为防止腓力从马其顿出发突然袭击温泉关[15]、刻索尼塞半岛[16]、奥林托斯[17]或者他打算攻击的其他地方,上述三项措施很有必要。你们必须让他知道,你们很可能要放弃那种过于懒散的政策了,而准备像你们在优卑亚、在之前我们知道的哈利阿图(Haliartus)以及最近在温泉关那样果断出击了。[18](18)即便你们没有按照我建议的那样行动,它也并不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因为它的目的是让他在知道你们已经有所警惕的情况下有所顾忌而收手——他肯定会知道的,因为在我们这边有一部分人、其实是很多人都会向他事无巨细地通报各种信息——或者假设没有任何东西会阻碍你们的舰队进攻其本土,如果他给你们这样的机会,他可能会忽略了我们的行动,因而撤走了守卫部队。

(19)在我看来,你们应该采纳这样的方案,你们必须立即装备这样的军队。不过,除了这些准备措施,雅典人,我建议你们应该准备好另外一支军队,对腓力进行连续不断的袭扰性攻击。我们不要停留在纸面上的一万或两万雇佣军!它应该是一支真正的雅典军队,无论你们选出一位或多位将军,无论他是这个人、那个人或其他人,他都应该严格地遵照命令行动。(20)另外,我要求你们为这支军队提供给养。这支军队将如何组织,多大规模?它的给养如何维持?它将在多大程度上实现它的目标?下面由我来向你们详细说明每一个问题。我提到了雇佣军的问题——你们要警惕这个经常给你们带来挫折的问题。考虑到这次行动的要求是多多益善,你们在你们的方案中选择了最庞大的计划,但是在执行的时候,你们连最小的计划都无法实现。

(21)你们应该从小规模行动开始做起,如果事实证明不够,再另行增加人手。所以,我建议这支军队的总规模应为2000人,但其中必须有500人是雅典人,他们应该选自适龄公民,在规定时期内服役——服役期并不长,只是比较适当的一段时间;其余士兵应该是雇佣兵。他们还应该再配备200名骑兵,其中有50名应是雅典人,与步兵服役同样长的时间。(23)你们还应该为骑兵提供运输工具。做到这些,就很好了,还有什么没有考虑到的吗?10艘快速战舰。由于腓力拥有舰队,我们必须拥有快速战舰才能保证我们的军队能够安全航行。那么,这支军队的给养如何处理呢?我也会详细说明这个问题,但我先得告诉你们我为什么如此强调这样一支小部队以及为什么坚持部队里应该有雅典公民服役。
(23)雅典人啊,我之所以提议组建这样一支小规模部队,因为我们并不是在实力强大的时候到激烈的战场上迎击他:我们在开始必须采用游击战术。因而,这支部队既不能规模太大——由于我们负担不起士兵的薪酬与给养——也不能完全没有战斗力。(24)我坚持让雅典公民参加远征军的理由如下。我了解到,在过去的一次战斗中,我们在科林斯驻扎了一支由波吕斯特拉特(Polystratus)、伊菲克拉底(Iphicrates)、卡布里阿斯(Chabrias)等人指挥的雇佣军,而作为雅典公民的你们也亲自服役;我还从历史上了解到你们曾经与这些雇佣军[19]并肩战斗,在战场上击败了斯巴达人。[20]但是,自那之后,便只剩下了雇佣军为你们战斗,他们击败的都是你们的朋友和盟友,而你们的敌人的实力已经超出了应有的限度。他们只是偶尔想起雅典雇佣他们来从事的战斗,却离开那个地方出海为阿塔巴祖斯[21]或者其他人服役,将军们自然会跟随他们前去,因为如果他不能支付薪酬的话就会失去指挥权。
(25)那么,我的建议是什么呢?通过支付薪酬和向其插入公民兵,打消将军们与雇佣兵的借口,当然,公民兵的任务是监督他们在战场上的行为。我们处理国家事务的方式是可笑的。如果有人问你们,“雅典人,你们现在处于和平状态吗?”你们会回应,“当然不是;我们正在与腓力交战。”(26)然而,你们不是已经选举出了十名部落统领、十名将军、十名部落骑兵统领和两名骑兵总统领吗?[22]那么,这些军官在做什么呢?除了一人被你们派出去参战之外,余下所有军官都在忙着协助神务委员会[23]筹划你们的游行事务。你们把自己选举出来的军官派到了广场而不是战场之上,就像是广场摆放的泥塑一般[24]。(27)雅典人啊,难道你们不应该自己选举部落统领、选举骑兵统领以及其他军官,以便让你们的军队真正属于城邦吗?当然应该,但是,事实却是,你们的骑兵总统领不得不乘船去勒姆诺斯(Lemnos)[25],而墨涅拉俄斯(Menelaus)[26]却在指挥那些要为城邦领地而战的战士们。提到这些,我并不是在责备他本人,我仅仅是想指出,无论这个人是谁,都应该是由你们选举出来的。
(28)你们或许会同意这是一个好建议,不过你们真正想听到的是资金问题,需要多少钱?钱从哪里来?接下来我继续讲这个问题。关于资金问题是这样的:仅就给养而言[27],这支部队需要90塔兰特的资金,即便更多也不会超出多少[28]。其中,10艘快速战舰需要40塔兰特,每艘战舰每个月需要20米那。另外的40塔兰特是付给2000名士兵的薪酬,保证每名士兵每个月可以得到10德拉克马的薪酬。对于200人的骑兵部队,如果每人每月发30德拉克马,总共需要12塔兰特。(29)如果有人认为向服役士兵支付的薪酬太少了,因为在战场上作战的那些人只有军饷收入,那么,他就错了;因为我很确定,即便我们不能支付更多的薪酬,部队也会在不扰害任何希腊人或盟邦的情况下在战场上努力满足其余的需要。我已经准备好作为志愿者随行,如果事情不是我所说的那样,我甘愿接受任何惩罚。那么,我说服你们要花的钱从哪里来呢?下面我来讲给你们听。

(资金筹集计划)[29]

(30)雅典人啊,这便是我和我的朋友们尽力思考出来的计划。如果你们同意这个计划,当你们投票通过这些建议的时候,你们也就是赞成了与腓力开战,不仅是用法令和笔墨,而且也要付诸行动。
(31)雅典人啊,如果你们考察一下你们将要进攻的国家的地理状况,如果你们思考一下使腓力总是能领先我们获得胜利的季节与风向问题,你们就能拿出更好的战争计划和军备计划。腓力总是等待着冬季或北风[30]的到来,然后在我们不可能出击的时候开始行动。(32)如果了解到这些信息的话,我们打仗就不能再依赖于临时征召的部队了,那样就一切都晚了,而是要使用定期服役的军队。你们要准备好使用勒姆诺斯、萨索斯(Thasos)、斯基亚托斯(Sciathus)以及邻近岛屿作为那支部队的冬季行动基地,它们能提供港口、给养以及部队所需的一切东西。在每年容易向海岸航行的季节,海风比较合适的时候,你们的部队就可以轻松蹂躏他的海岸以及港口地区[31]
(33)这支部队何时行动、如何行动应该由你们按时任命的指挥官来审时度势而定,而你们的任务就是提供我在方案中已经列出来的那些东西。雅典人啊,如果你们能首先提供我已经提到过的资金,然后再提供其余的东西,包括兵员、战船、骑兵以及全部装备,如果你们在法律上保证战争期间的持续供应,保证你们亲自管理战争资金,同时随时向将军们了解行动状况,那么,你们就可以不必再就同一个主题反复商讨却无法获得任何进展。(34)另外,雅典人,你们最重要的事情是消灭腓力最主要的经济来源。怎么消灭?他利用你们的盟邦的资源与你们作战,还劫掠那些在海上航行的人们。还有什么?你们的霉运就要结束了;就在他侵入勒姆诺斯和伊姆布罗斯(Imbros)[32],并将你们的公民当作战俘抓走的时候,当他扣住了离开盖拉斯托斯(Gerastus)[33]的船只并索要巨额金钱的时候,当他在马拉松登陆并带着圣船[34]离开这个国家而你们既没有能力阻止这些侮辱行为的发生也没有能力在预定时间派遣部队支援的时候,事情就不同于过往了。
(35)而且,雅典人啊,你们的泛雅典娜女神节和城市酒神节[35]总是能按时举行,你们可以选举出专家或普通人来管理这些节日,并在它们身上花掉了超过任何一次海军行动的费用,欢庆人群之多、排场之大均超过世界上的任何节日,可是,无论在麦托尼、帕萨迦,还是在波提狄亚[36],你们的海军却总是迟到,如何解释这种现象?(36)原因就在于这些节日都有相关法律规定,你们大家提前很久就知道谁为其部落提供歌队[37]和体育比赛[38]所需的东西,知道他将在何时、从何人手里得到何种东西,知道他将会做什么工作。在这些事务上,没有什么是悬而未决的,没有什么是等着碰运气的。但是,当涉及到战争及其筹备事务时,所有的事务都是无头绪、无规划、无目标的。结果就是,我们只有在得到消息之后,才会任命船长[39],进行财产交换[40],组织军费筹备委员会,然后才决定派遣外邦人、自由奴[41]指挥的舰队,接着是公民兵舰队,最后是雇佣军舰队。(37)这样,就在我们拖延的时候,我们也失去了行动的目标。我们将时间浪费在了筹备事务上,但是,行动之机会却不会等待我们的懈怠和无能。事实证明,当关键时刻来临之时,我们想象中的那支备用军队根本不堪其用。与此同时,腓力已经厚颜无耻到了一定地步,竟然给优卑亚人送去了这样的信。

(朗读腓力的信)[42]

(38)雅典人,很不幸,我刚才读到的大部分事情都是真实的,不过,它们听起来却很可能让你们不愉快。然而,如果发言者为了不触怒你们而刻意忽略的事情在实际当中也能忽略掉的话,这种溜须拍马就是正当的;但是,从另一方面看,如果令人愉快的发言却在实际事务中造成了损失,这种自我欺骗、隐瞒我们不喜欢谈的事情进而导致错过行动时机、(39)甚至认识不到军事行动的真谛是要先于形势而非被动应付形势,就是我们的耻辱。正如人们会期待他们的将军领导他的部队,坐在这里议事的人们也必须预先控制了局势,这样就能决定去做什么事情,而不必被迫应对已经出现的种种后果。
(40)然而,雅典人,尽管你们拥有前所未有的资源——三列桨战船,重装步兵,骑兵,财政收入——可是直到今天,你们却使它们尚未得到正确地利用。你们与腓力交战的时候,就像一位蛮族拳击手。蛮族人在拳击时,总是喜欢站定位置不动,你打他哪一边,他的手就会去哪一边。他从来不了解也不关心如何避开对手的拳击,也不懂得观察对手。(41)你们也是如此,听到腓力到了刻索尼塞半岛,你们就决定派部队到那里;听到他在温泉关,就决定派部队去温泉关;听到他到了别的地方,也就不断地跟着他的步伐来回奔波。你们的部队居然是被腓力调来调去;你们从来没有为自己做一套有用的战事规划,从未预见到任何事件,直到你们听说某事已经发生或者正在发生。这种现象或许在过去还是可能的,但是现在局势已经相当严重,不允许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42)雅典人啊,在我看来,诸神也为我们城邦的行为而感到可耻,所以就给予腓力如此忙碌的灵感。如果他再也不做什么,而是满足于他已经占领和征服的地方,我相信你们中的某些人就会建议忍受他给我们带来的那些奇耻大辱和给我们烙上了懦夫国度之印记的行为。但是,如果他总是不断尝试袭击新的地方,夺取更多的权力,或许腓力会连像你们这样的人都激怒了,如果你们还不是彻底放弃希望的话。(43)令人惊讶的是,雅典人,从战争开始时想要惩罚腓力到现在结束时却只求不要在他手里受到太大伤害,你们没有人感到悲伤或愤怒。但是,很明显,他的行动不会停止,除非有人阻止他。这就是我们等待的结果吗?你们难道还是幻想只要你们派遣一艘空船[43]、让一些信使送去一些暗淡的希望就能使一切安好吗?(44)难道不是我们自己去坐船出征吗?难道我们至少不派出一部分公民兵去参加战斗吗?如果以前从未派出过,那就现在派出吧。难道我们的海军不去进攻他的土地吗?“我们的船去哪里,停泊在哪里?”某些人问。雅典人,战事的进展本身就会暴露出他的前沿薄弱之处,前提是你们得有所行动。但是,如果我们坐在家里,聆听演说家们的互相埋怨和推诿,那些应该做到的事情就不会拥有任何完成的机会[44]
(45)我相信,只要我们派遣一支部分或全部由公民组成的部队[45],无论去到哪里,那里的神明和运气都会站在我们这一边的;但是,无论去哪里,只要你们派出的是一位带着无聊法令与这个讲台喊出的幻想的将军,你们的需要就不可能得到满足,你们的敌人就会嘲笑你们,你们的盟邦就会担心这支部队的灭亡。(46)不可能,完全不可能,没有任何人可以做到你们想做的全部事情,他只能承诺、支持、甚至责备他人。结果,我们的利益就损失了。因为当年你们的将军们率领着处境悲惨、得不到薪酬的雇佣军时,却发现很多人在这里贬低他们的成就,你们的投票被这些谗言左右而反复无常,这种情况下,我们还能有何指望?
(47)如何才能结束这样的局面?雅典人,只有你们下决心任命同样的人为士兵,作为战争进程的见证者,当他们返回城邦之后,再任命他们为陪审员,审查你们的将军[46]。通过这种方式,你们就不只是通过道听途说来了解你们的事务之进展,而且也拥有了现场的见证。我们现在的制度是如此之丑陋,以致于每位将军在有生之年都在你们的法庭上受到过两三次审判,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敢于在战场上冒死与敌人搏斗;没有,哪怕一次。他们更喜欢绑匪和小偷们的下场,却不喜欢死得其所;罪犯因犯罪行为而死[47],而将军应该是因参加战斗而死。(48)我们中有些人散布谣言说腓力正在与斯巴达人商议颠覆底比斯的民主政府,解散底比斯的自由城邦同盟,另一些人则谣传腓力已经向波斯大王[48]派遣了使团,还有一些人谣传说腓力正在围攻伊利里亚的城市;总之,我们所有人都在为他编制着神话。(49)没错,雅典人,我确实认为腓力已经陶醉在他的伟大成就当中了,并且还梦想着获得更多的胜利,他被这些成就所激励,甚至认为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他了。但是,凭借宙斯的名义,我根本不相信他是故意如此作为,以致于雅典的傻瓜们都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实际上,这些傻瓜们正是那些编故事的人。
(50)可是,抛开这些谣言不说,如果我们承认多年来一直在抢劫、羞辱我们的这个人是我们的敌人,承认我们一度希望得到支援的那些地方都变成了我们的敌人,就得承认未来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里,如果我们现在拒绝在色雷斯与他战斗,我们或许就得被迫在雅典与他战斗了——我说的是,如果我们认识到这些事实的话,我们就会做出必要的决议,放弃那些夸夸其谈。因为,我们不必思考未来会发生什么,只需知道我们不面对现实、不履行自己的职责就会带来灾难。
(51)就我而言,我从未选择通过讲一些自己都不信的好话来得到你们的支持;现在也一样,我已经将自己所思考的结果都讲给了你们,可以说毫无保留。正如我知道听取最好的建议有利于你们,我只希望它也有利于提出建议的人;那样的话,我会更为欣慰。但是,正如通常那样,尽管我并不能确定我的建议会给我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我仍然斗胆提出了这些方案,因为我相信只要你们采纳了它们,就能为你们带来好处。希望那些有利于你们的方案都能获得胜利[49]

(译者简介:王志超,1981年生,历史学博士,山西师范大学历史与旅游文化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古代希腊史。)

































* 本译文得到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德摩斯梯尼演说辞的翻译与研究》(项目号:14CSS001)的资助。
[1] 本篇译文主要以洛布古典丛书德摩斯梯尼卷第1分卷(Demosthenes, I, translated by J. H. Vince, The Loeb Classical Library, London and New York, 1930)为文本基础,同时参考了以下版本的英译本和注释本:Jeremy Trevett, Demosthenes, speeches 1-17,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2011; Cecil Wooten, A Commentary on Philippic I,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David D. Phillips, Athenian Political Oratory: 16 key speeches, New York and London: Routledge, 2004; A. N. W. Saunders, Greek Political Oratory, Penguin Books, 1970。
[2] 从罗马帝国时代开始,对这篇演说辞的发表时间就开始有了争议。当代学者大多遵从狄奥尼修斯(Dionysius of Halicarnassus)的说法,一般都认为这篇演说是在公元前351年春天发表的。参见David D. Philips, Athenian Political Oratory: 16 key speeches, Routledge, 2004, p.48; Cecil Wooten, A Commentary On Demosthenes’ Philippic I,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p.11. note 12. 还有的学者认为是公元前350年1月,见J. R. Ellis, “The Date of Demosthenes’ First Philippic,” Revue des études Grecques 79 (1966): 636-39.
[3] 436年,安菲波利斯成了雅典的殖民地。424/423年冬天,斯巴达人布拉西达斯(Brasidas)率兵来到安菲波利斯,使该城脱离了雅典的控制,并安排了斯巴达驻军。三年之后,按照《尼西阿斯合约》(Peace of Nicias)的规定,斯巴达驻军撤离,安菲波利斯归还给了雅典人,但是雅典人此后却再未能够控制该城,尽管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对该城的权利。腓力之所以要占领安菲波利斯是出于两个原因。首先,安菲波利斯的地理位置具有战略价值,它正好位于从东向西穿越斯特莱蒙河的路线之上,而且紧邻沿河进入马其顿内地的通道。因此,该城就是保护马其顿王国东部的一个堡垒。其次,安菲波利斯位于潘哥翁山的金银矿附近,具备极重要的经济价值。参见G. W. Griffith, “The Reign of Philip the Second,” in A History of Macedonia, ed. N. G. L. Hammond and G. W. Griffith, vol.2,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9, pp.231-233.
[4] 更加详细的历史背景,可以参见Raphael Sealey, Demosthenes and His Tim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3, pp.3-136.
[5] 在古希腊修辞学的教条中,演说辞一般可以分成四部分:1. 导言(prooimion):演说者向听众们介绍自己,尽量赢得他们的善意;2. 陈述(prothesis):陈述相关事实,说明具体情况,提出相关建议;3. 证明(pistis):列出证人的证言、各种法律与契约文件,进行或然性(probability)论证;4. 结语(epilogos):简要总结演说者的论点,要求听众们支持自己。当然,上述划分只是修辞学教学中的一种标准划分而已,而且它们主要是法庭演说辞的特点。在政治集会中的议事性演说辞中,陈述部分与证明部分之间的界线常常是非常模糊的,陈述与证明往往交叉出现。阿提卡演说家们在实际的演说中并不总是严格地遵循这些规则,为了自己的表达目的,他们对这些原则经常会有所偏离。参见David D. Philips, General Introduction xi.
[6] Werner Jaeger, Demosthenes: the Origin and Growth of His Policy, Berkeley, 1938, p.124.
[7] 德摩斯梯尼这里所提到的“履行了跟你们的国家相匹配的职责,站到反对斯巴达的一边以捍卫你们的权利”,很难确定具体指什么事件。从上下文来看的话,很可能是指科林斯战争(The Corinth War, 公元前395年—公元前387/6年),但也不排除更近的历史事件,尤其是从雅典第二次海上同盟建立(公元前378/7年)到琉克特拉战役(Battles of Leuctra, 公元前371年),雅典与斯巴达之间连续出现了冲突。
[8] 指腓力。
[9] 皮德纳、麦托尼、波提狄亚都是爱琴海北岸地区的重要城市,伯罗奔尼撒战争战败之后,雅典失去了对这些城市的控制,但在公元前364-363年的军事行动中,雅典将军提摩修斯(Timotheus)为雅典重新占领了这几个城市。以这三个城市为基地,雅典军队就可以直接威胁到安菲波利斯。腓力控制了安菲波利斯之后,为了彻底消除雅典人对该城的威胁,就在公元前357、前356、前355年连续出兵攻占了皮德纳、波提狄亚、麦托尼等城市。这样,雅典就基本失去了在爱琴海北岸的所有重要据点,不再可能威胁到安菲波利斯。
[10] 这里很可能是指色雷斯人、伊利里亚人(Illyrians)和潘奥尼亚人(Paeonians)等半开化部落民。
[11] 雅典之所以对上述城市的逐一陷落反应迟缓,可能是由于他们受到了同盟战争的牵制。或者,可能他们认为这些地方并不是特别重要。从安菲波利斯确实能找到斯特莱蒙河流域的木材,以满足雅典海军的需要,但是,雅典人在此之前已经有50年没有控制过安菲波利斯了,却并未影响到他们拥有爱琴海上规模最大的海军。很明显,他们可能拥有其他得到木材的渠道。皮德纳、波提狄亚、麦托尼的陷落似乎也没有太大的损害,仅仅是有损于雅典的声望而已。雅典人最关心的是两个问题:温泉关的防御和黑海运粮通道的保护。从公元前357年到前355年,腓力在爱琴海北岸地区的行动对这个地方都没有什么威胁。但是,麦托尼等地对马其顿来说却是非常重要的,占领这几个城市就等于是消除了外国军队从马其顿内部发起攻击的可能性。
[12] 由于雅典在第三次神圣战争中支持佛西斯,底比斯与色萨利同盟就站到了腓力一边,与雅典为敌。同时,统治色雷斯东部的科索布莱普特斯(Cersobleptes)——雅典的盟友——正在尝试统一所有的东色雷斯人,从而威胁到了当地的希腊城市。公元前352年底,拜占庭与佩林修斯向腓力求援。腓力立即出兵,围攻了普罗庞蒂斯地区的赫莱翁-忒科斯。雅典公民大会通过了派遣援军的决议,但是,雅典的援军尚未出发,就传来了腓力病倒的消息。
[13] 这里的“亲自出征”是相对于使用雇佣兵而言的。
[14] 此时的雅典骑兵总规模约为1000人(见Demosthenes. 14.13)。
[15] 公元前353年,腓力指挥军队进入了色萨利地区,支持色萨利同盟的城市与费莱的吕科弗隆作战。马其顿国王历来重视色萨利地区,主要原因有三:第一,一个统一、强大的色萨利是对马其顿的威胁;第二,色萨利拥有希腊世界最好的骑兵;第三,色萨利可以作为对抗底比斯的缓冲,底比斯在公元前4世纪上半期频频威胁到马其顿,甚至连腓力自己也曾经在底比斯充当过人质。腓力进入色萨利引起了连锁反应。费莱人向佛西斯人求助,而佛西斯人正在与底比斯缠斗不休。公元前353年夏秋之交,佛西斯人与色萨利人联合击败了腓力,迫使后者撤出了色萨利。但是,第二年,腓力又进入了色萨利,并且在前352年的克洛克斯战役中,腓力联合色萨利人击败了佛西斯人与费莱人。很可能正是在这场战役之后,腓力成了色萨利同盟的执政官。这样,马其顿军队就开始逼近了中希腊。事实上,腓力曾经向温泉关一带推进以追击佛西斯人。雅典派遣了一支军队进行阻击,腓力就撤回了马其顿。
[16] 刻索尼塞是爱琴海北部的一个半岛,扼着进入赫勒斯滂海峡地区的咽喉要地,雅典的黑海运粮通道的必经之路。如果敌人控制了刻索尼塞,将会直接威胁到雅典的粮食安全。
[17] 德摩斯梯尼这里提到的都是腓力在公元前352年—公元前351年的军事行动。
[18] 公元前357年,在科农之子提摩修斯的率领之下,雅典军队在优卑亚岛获得了胜利。公元前395年,哈利阿图斯打响了科林斯战争的第一战;雅典与底比斯、阿尔戈斯和科林斯结成同盟,合力击败了由吕山德率领的斯巴达军队。公元前352年,为了配合在色萨利的行动,腓力扬言要通过温泉关进入南希腊,佛西斯、斯巴达、雅典等城邦则共同阻击了腓力进入中希腊的企图。
[19] 这可能是希腊城邦战争中首次使用雇佣军的记录。
[20] 在科林斯战争(公元前395年—公元前387/6年)期间,雅典人伊菲克拉底首次使用被称为peltasts的游击步兵为主力进行作战,从而实现了希腊陆战战术的革新。公元前390年,伊菲克拉底率领他的游击步兵消灭了一支包括600人的斯巴达重装步兵团,斯巴达重装步兵的不败神话就此破灭,斯巴达霸权也就此走上了下坡路。卡布里阿斯后来接替伊菲克拉底指挥雅典军队在科林斯作战。公元前376年,卡布里阿斯指挥雅典舰队在纳克索斯击溃了斯巴达舰队。由于缺乏资料,我们对波吕斯特拉特斯几乎一无所知。
[21] 公元前356年,雅典将军卡瑞斯曾经为阿塔巴祖斯服役。后者是波斯帝国赫勒斯滂-弗里吉亚地区的总督,当时正在发动反对阿塔薛西斯三世的叛乱。
[22] 公元前507年,克利斯提尼将雅典公民划分成十个部落(phylai),每个部落包括三块在地理上不相邻的区域,三块区域分别来自海岸区、城区、内陆区。每个部落必须为由将军们(strategoi)指挥的重装步兵部队提供一个团(taxis),该团由部落统领(taxiarch)指挥,再为由骑兵总统领(hipparch)指挥的骑兵部队提供一个骑兵中队,由(phylarch)指挥。部落骑兵统领指挥本部落大约100名骑兵,两位骑兵总统领则各指挥500名骑兵。在雅典,大部分官员都是通过抽签产生,只有军事职位是通过举手表决选举的。雅典公民可以提名他人为候选人,也可以提名自己。出席公民大会的公民们就各位候选人进行投票,直到选够法定人数,因为雅典大部分职位都由多人同时担任。并且,公民们还可以提名新候选人来取代现任官员,然后大会就通过投票在二人之间进行选择,直到再没有新提名的候选人时为止。
[23] 这是雅典的一个民选机构,希腊文名称转写为hieropoioi,主要负责监管神庙事务、献祭事务以及宗教性游行事务等。
[24] 德摩斯梯尼的意思是雅典公民选举出来的这些军官就像是广场(Agora)上陈列的那些泥塑一样,是观赏用的而不是打仗用的。广场位于雅典雅典卫城西北方、靠近战神山北部的地方,它是雅典公共生活的中心,也是雅典市场的中心和宗教节日游行队伍的必经之处。
[25] 根据许珀利德斯的说法(Hypereides, 1.17),某位名叫吕科弗隆的人此时正在勒姆诺斯服役,担任骑兵总统领。雅典每年都会任命为一位军官来指挥勒姆诺斯的骑兵。
[26] 这里提到的墨涅拉俄斯是一位马其顿人,他曾在公元前364年协助雅典将军提摩修斯守卫波提狄亚城,为此在公元前362年被雅典授予了荣誉称号。德摩斯梯尼的意思是,一个马其顿人,无论他对雅典有多友好,都不能在未得到雅典公民大会投票授权的情况下去指挥在外驻扎的雅典军队。
[27] “仅就给养而言”,意思是不包括薪酬。古希腊的战争中,除了口粮补贴之外,部队还可以通过战利品来养活自己,这就导致对敌人的劫掠是常见现象,也是合法的战争行为。
[28] 从下文的预算数字可知,实际上应该是92塔兰特。塔兰特(talent)是古希腊的一种重量单位,常用来作为货币单位。按照阿提卡-优卑亚标准单位,一个塔兰特是25.86公斤,等于60米那(minae);一个米那是431克,等于100德拉克马(drachmae);一个德拉克马是4.31克,等于6奥波尔(obol);一个奥波尔是0.72克。需要说明的是,由于古代地中海地区度量衡单位标准很多,以上换算数字是有争议的(OCD:1621)。另外,从这些数字可以计算出来,德摩斯梯尼的这个预算计划向每位士兵每天支付2个奥波尔,与雅典非熟练技工每日收入3-4个奥波尔的标准来看,2个奥波尔明显不够,所以,德摩斯梯尼很可能是希望部队能够通过劫掠敌人国土来补足所需的给养。
[29] 这一部分内容没有保存下来,这是阿提卡演说词中的普遍现象。
[30] 在夏季,地中海总是会吹起强劲的东北风,既方便了腓力的海军南下,也阻碍了雅典海军的北上(另见,Demosthenes. 11.14)。
[31] 这样做的目的是破坏敌人的港口,打击敌人的贸易,阻断其经济来源。
[32] 这两个岛屿是雅典的传统属地,居住的都是雅典移民。
[33] 盖拉托斯是优卑亚岛南端的海角。腓力占领了这个地方,拦截过往的雅典运粮船,强征通行费,从而影响到了雅典的粮食安全。
[34] 从公元前5世纪开始,雅典城邦便拥有两艘“圣船”(sacred trireme),帕拉鲁斯号(Paralus)和萨拉米斯号(Salaminia)。它们专门负责运送雅典城邦派出的神务使团(theoriai,即代表城邦请求神谕或参加阿提卡之外的宗教活动的使节)和政务使团,而其他三列桨舰则是用于军事目的;另外一个特殊之处是,一般的三列桨舰是通过公益捐助形式公私共建,而这两条船则完全是由雅典城邦用公款修建和维护的,水手也全部是从雅典公民当中选出的,并且它们的速度也是最快的。雅典城邦曾在公元前415年派萨拉米斯号载使者去逮捕前往西西里岛远征的将军亚西比德;该船后来不知所终,它最后一次明确被色诺芬提到的时间是公元前373年。德摩斯梯尼在这里所提到的是帕拉鲁斯号而非萨拉米斯号,帕拉鲁斯号执行到提洛岛的阿波罗圣所的神务,返程时会在马拉松暂时靠岸。腓力劫持帕拉鲁斯号的事情发生在公元前352年。
[35] 泛雅典娜女神节和城市酒神节都是雅典的重要节日,前者是为了纪念城邦保护神雅典娜,由抽签产生的官员来负责组织和管理,后者是为了纪念酒神狄奥尼索斯,由执政官领导一个十人委员会来负责组织和管理。
[36] 腓力担心卡尔息狄斯同盟与雅典结盟,就将波提狄亚城送给了他们,希望以此来破坏他们与雅典的关系。波提狄亚原来是卡尔息狄斯的殖民地,后来加入了雅典的提洛同盟,但在公元前432年叛离了雅典。雅典军队将该城围困了两年,最终彻底摧毁了这个城市,随后雅典殖民者不断地前来这个地区定居。公元前404年,也就是伯罗奔尼撒战争即将结束的时候,卡尔息狄斯同盟占领了该城。公元前363年,雅典将军提摩修斯又将它夺了回来,雅典殖民者再次向这个地区移民。公元前356年,腓力开始围攻波提狄亚。雅典人投票决定派遣部队救援该城,但是腓力在雅典援军尚未出发的时候就攻下了它。
[37] 在雅典,财产达到一定规模的公民必须承担一种强制性的捐献义务,以便支持军队、节日、竞技的耗费,它称之为“liturgies”,国内有学者翻译成“公益捐献”。公益捐献中,有一种就是负责为重要节日招募、培训供悲剧喜剧演出用的“合唱队”(或者叫“歌队”),招募、培训所产生的费用都由“合唱队队长”(chorêgos)承担。“合唱队队长”由执政官或者各个部落机构从雅典公民或者外邦人当中遴选产生。
[38] “体育执事”(gymnasiarchoi)也是一种承担公益捐献的职务,最初负责资助火炬赛跑、培训赛跑选手、纪念火神和其他一些竞技比赛,后来就变成了负责体育馆的日常管理,由其本人出资向本地体育馆运动员提供膳食、橄榄油以及其他所有必需品。“体育执事”也是由执政官或者各个部落机构从雅典公民或者外邦人当中遴选产生。参见Demosthenes. 20.21.
[39] 在公益捐献中,还有一种“三列桨战舰捐建”(trierarchia):由城邦的将军从城邦最富裕的公民中选择某位公民负责出资为雅典海军建造一艘三列桨战舰,出资公民本人成为该舰的舰长,继续负责战舰的维修、保养。充任“合唱队队长”和“体育执事”需要数百德拉克马,但是建造一艘三列桨战船以及每艘舰一年的维修、保养大约需要一个塔兰特,所以,“三列桨战舰捐建”义务基本都落在了城邦最富裕的公民群体身上。由于花费甚多,很多富裕公民都通过履行像“合唱队队长”和“体育执事”等花费更少的义务来规避它,因为城邦规定同一位公民在同一年中不得不同时履行两项义务。到了公元前411年,雅典允许两个公民来共同承担一条战船的费用,以便减轻出资者的负担。在德摩斯梯尼所生活的时代,雅典每年大约有100个节日捐献义务和多达400个的“三列桨战舰捐建”义务。公元前358年之后,这项制度进行了改革,雅典富裕公民组成了一个1200人的海军筹备委员会,分成了20个60人小组(symmory)(Demosthenes.14),以小组为单位集体履行“三列桨战舰捐建”义务,这样便大大减轻了富人们的负担。但是,小组成员之间对各自所应承担的具体数额却出现了连续不断的争吵,从而削弱了雅典面对危机的快速反应能力。因此,公元前340年,德摩斯梯尼就推动公民大会通过了一项法令,规定每个小组里最富裕的公民为自己小组应负担的金额总数负责。
[40] 交换财产(antidosis)是一项与公益捐献义务有关的法律。如果一位雅典公民被指定履行某项捐献义务,但是他认为另外一位公民比他更富裕,更应该履行这项义务,他就可以要求另外一位公民代替他承担捐献义务,否则二人互相交换财产。如果受到挑战的另外一位公民既不同意承担义务,也不愿意交换财产,二人就得上法庭接受审判了。这种程序就是著名的“交换财产”。历史上有很多因为“交换财产”纠纷走上法庭的例子,但尚未发现记载财产交换实际发生的材料。参见M. R. Christ, “Liturgical Avoidance and the Antidosis in Classical Athens,” Transactions of the American Phiological Association 120, pp.13-28.
[41] 外邦人(metics)是指那些生活在雅典但不拥有雅典公民权的外国人。自由奴(chôris oikountes)的字面意思是“独立生活的那些人”,他们是指那些离开过去的主人而独立生活的奴隶们,简单说,就是被释奴。不过,汉森认为 “自由奴”是指那些住自有的房屋、为自己劳动但要把一部分收入上缴给主人的奴隶。这些奴隶多数会通过赎买获得自由身份。
[42] 与前面的《资金筹集计划》一样,这封信也未能保存下来。根据古代的注释,这封信建议优卑亚人不要寄望于与雅典结盟,因为雅典人已经自身难保。参见M. R. Dilts, Scholia Demosthenica, vol. I. Leipzig. 1983. 118.5-7.
[43] 也就是说,船上没有士兵。德摩斯梯尼在前面的演说中也提到过这一点(Demosthenes. 3.5)
[44] 随着演说接近尾声,德摩斯梯尼开始逐渐用反问来加强语气,情绪越来越激昂,主题也再一次凸显出来:雅典人必须采取主动的行动,走出去与雇佣兵并肩作战。
[45] 德摩斯梯尼在前面所提议组建的公民兵部队和公民兵与雇佣兵的混编部队。
[46] 所有的雅典官员在任期期满之后,都必须接受相关机构的离职审查(euthynai)(Demosthenes. 1.28),以考察他在任职期间是否有不法行为、是否有渎职行为、是否有立功行为等。德摩斯梯尼的意思是如果部队里的士兵都是雅典公民,他们就能在将军们的“离职审查”中为其作证或作出评判。
[47] 在当时的雅典,绑架者(andrapodistai)和小偷(lōpodytai)都会被当场拘捕,并被送至一个被称为“十一人”的委员会面前。如果他们是被当场抓获,并且承认了犯罪行为,就会被不经审判而处死。参见D. M. MacDowell, The Law in Classical Athens. London, 1978, pp.148-149.
[48] 此时的波斯大王是阿塔薛西斯三世(大约公元前358年—公元前338年在位)。
[49] 公元前4世纪的雅典人,吸取了公元前5世纪的演说家们为了私利而在讲坛上摒弃道德带来灾难性后果的教训,再加上伊索克拉底与柏拉图的影响,对于政治家的道德格外的敏感。因此,德摩斯梯尼试图模仿公元前5世纪的演说家们的风格,努力刻画一个摒弃私利、道德高尚的演说家形象。这就使得他在具备热情与直率的同时,避免了给听众造成自私自利的无耻政客的形象。贯穿整篇演说,德摩斯梯尼都在强调他是在为雅典的最高利益呼吁,结语起到了再次重复强调的作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网(聊城大学) ( 鲁ICP备05001955号-3 )  

GMT+8, 2019-1-20 11:28 , Processed in 0.12373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