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罗马 希腊

6891

主题

3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6971
发表于 2017-3-2 06:3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信息
原作者: 崔蕊满
文章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网
来源地址: -
发布时间:
    埃及学从诞生到现在已有近二百年的历史,但直到20世纪初开始,埃及学才真正向着更为深入的方向发展,而中国埃及学发轫于旧中国,开拓于新中国初期,创建于改革开放之后。我国埃及学虽然起步较晚,但在近几十年间发展迅速。2015-2016年我国埃及学发展主要包括:一是我国埃及学学者在古埃及语言文字与文献学和埃及考古学这两大基础研究领域齐头并进,发展势头强劲;二是埃及学研究领域也在不断拓展;三是中国埃及学研究践行“走出去”方针,逐渐走进国际舞台。
  一、“两大基础研究”齐头并进
  1、古埃及语言文字与文献学整理研究
  在文字文献整理方面,东北师范大学世界古典文明史研究所郭丹彤教授编著的《古代埃及象形文字文献译注》(三卷本)2015年由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这是我国首部对古代埃及象形文字文献进行系统整理、翻译并注释的专业著作[1],是国内首项把古代埃及象形文字文献直接翻译成中文,并对译文进行详细注释的研究成果。该书选取了最为重要和最具代表性的古代埃及象形文字文献,其中包括历史文献、宗教文献、科技文献以及教谕文献等。《古代埃及象形文字文献译注》一书的出版为相关研究提供了可供参考的文献史料,值得学界关注。
  在语言文字研究方面,北京师范大学王海利教授在《揭开古埃及文字研究若干谜题》一文中认为:一源论被多源论取代,古埃及文字历史地位受挑战;古埃及文字体系完备能够准确表达复杂信息;古埃及文字为最早拼音文字而非象形文字。[2]王教授的另一篇佳作《限定符号与古埃及人的心理认知研究》[3]通过对古埃及文字中的某些限定符号的系统考察和解析,指出限定符号可以为我们了解古埃及历史、社会的变迁提供特别的视角。
  2015-2016年间,古埃及语言文字与文献学整理研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尤其是《古代埃及象形文字文献译注》的出版,作为基础性研究,原始文献的整理与译注之于国内刚刚起步的古代埃及史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4]
  2、埃及考古学
  中国学者首赴埃及实地考古。2016年,东北师范大学世界古典文明史研究所教授李晓东带领该校埃及学研究团队前往埃及新王国古都卢克索的卡纳克神庙实地考古,这是中国学者首次实地参与埃及考古。中国学者首赴埃及实地进行考古[5],取得突破性进展。这次国际合作让中国埃及学切实走向了世界,对中国埃及学研究将产生里程碑式的影响。
  中埃首个联合考古项目开启。孟图神是古埃及宗教中的战神,埃及与中国的首个联合考古项目最终确定选址在埃及南部的孟图神庙。与一般遗址相比,孟图神庙遗址肯定蕴含着更丰富的文明信息,其发掘成果非常令人期待。[6]中埃首个联合考古项目必将进一步推动中国埃及学走向国际舞台。
  新观念、新技术促进埃及考古学发展。2016年正值中埃文化年,4月11日,埃及驻华大使馆与中国记者协会在北京共同举办了埃及考古新发现座谈会[7],会上指出技术进步帮助埃及考古新成果产出。另外,郭丹彤、刘金虎的《埃及学研究现状与发展趋势述评》[8]一文也提到,新技术的另一个受益者是考古学。
  总之,2015-2016年这两年语言文字文献的整理研究与中国埃及考古齐头并进,都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必会将中国埃及学研究推向一个新的研究高度。
    二、埃及学研究领域不断拓展

  在两大基础研究发展的基础之上,中国的埃及学研究在政治史、经济史、宗教史和文化史等传统研究领域得到不同程度发展的同时,向外交史、生态环境史、物质史、女性史及心理研究等新研究领域拓展。

  1、政治史领域

  政治史领域主要是对古埃及王权、法老和等级制度等方面的研究。

  在古代埃及王权内涵和仪式方面: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郭子林副研究员在这一研究佳作频出,在《历史研究》、《世界历史》等刊物上发表《“继承神秘剧”的展演:古埃及王权继承仪式探析》[9]、《古埃及国王的献祭仪式及其社会功能》[10]、《古埃及新王国时期专制王权的制度化探析》[11]、《古王国时期古埃及专制王权的构建》[12]、《古埃及托勒密王朝的社会结构与专制王权》[13]等,详细论述了古埃及专制王权的构建、古埃及王权继承仪式、古埃及国王的献祭仪式以及古埃及的托勒密王朝,在研究方法和观点上都有所创新。另外,《<金字塔铭文>与古埃及复活仪式》[14]从古埃及宗教文献《金字塔铭文》入手,解读复活仪式与古埃及王权观念的关系。

  在古埃及法老研究方面:东北师范大学李晓东教授的《“复兴时代”与古埃及文明的衰落》[15]提到,从历史演进规程看,“复兴时代”的基本政制建构是将法老的大权独揽变成三权分立,其结果是埃及一步步走向衰亡,直至文明尽毁,古埃及历史结束;内蒙古民族大学张思佳、田明的《古埃及最早的外族法老》[16]认为在古代埃及历史上,希克索斯王朝,也是第一个由外族统治者建立的王朝,对埃及历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为我们更加全面的了解希克索斯人提供了有利条件。

  另外,陈宏和田明的《罗马—拜占廷时期埃及的等级制度探析》对罗马—拜占廷时期埃及“四等人制”的等级制度进行了论述。

  2、经济史领域

  经济史领域主要包括对古埃及经济特征、经济贸易、土地赋税等方面的研究。

  在古埃及经济方面,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金寿福的《论古代埃及经济的特征》[17]借助古代埃及流传下来的有限的文字、图画、文物等材料,就波兰尼的“再分配”理论是否适用于古代埃及经济进行辨析,并对古代埃及经济的若干特征进行系统地阐述,他认为古代埃及经济总体仍处在初始阶段,但含有一些现代经济因素。

  在古埃及经济贸易方面,天津师范大学袁指挥副教授的《古埃及国内贸易论析》[18]认为,古埃及贸易可分为村社、地区贸易两类,主要采取了以物易物的形式;国内贸易除了满足人们的生活所需外,还能满足人们追求利润的诉求;国内贸易采用记账单位估价,代表了货币演化道路上的较早的一环;商品的价格具有波动性,市场在价格波动中发挥了作用;国内贸易是古埃及国家主导的再分配经济的补充,两者具有某种程度的互补性;商人虽然依附于各种国家机构,但是在新王国时代呈现独立的态势。

  在古埃及土地赋税方面,东北师范大学世界古典文明史研究所郭丹彤教授的《法老时代埃及土地私有化现象研究》[19]以原始文献资料为基础,着力厘清古代埃及私有土地的来源以及基于土地私有化的以土地买卖、租赁和转让为代表的土地让渡活动,深化了人们对古代埃及法老时代土地私有化及其程度的认识;郭教授的另一篇文章《论古代埃及的赋税体系》[20]介绍了赋税的形式和术语、赋税的管理、赋税的豁免和征收以及赋税的缴纳形式等,构建出了古代埃及整个的赋税体系。

  另外,黄明辉博士的《古代埃及农业水利灌溉探析》[21],漆怀梅的《埃及脱离拜占庭帝国的经济原因探析》[22]以及梁姗的硕士论文《古王国时期埃及粮仓的行政管理研究》[23]都从不同侧面对埃及经济作出了阐释。

  3、宗教史领域

  宗教史领域的研究比较繁杂,既有对宗教政策仪式等的整体性的研究,也有对黄道十二宫图像及神庙外部空间等的专门研究,还有对古埃及早期神崇拜的研究。

  在宗教政策仪式方面,郭子林的《古埃及宗教仪式蕴含利益关系》[24]一文认为,虽然宗教仪式具有程式化和模式化特点,但它们毕竟是社会产物,不可避免地包含当时社会的现实和认知,而且古埃及人的宗教仪式显然具有宣传统治阶级意识形态的意图和功能;鲁倩、田明的《托勒密埃及的宗教政策探究》[25]认为,托勒密王朝统治者对埃及神祇、祭司、神庙、丧葬习俗等方面进行整合,使埃及宗教传统得以保留,在创新基础上延续其宗教信仰,并且渗入希腊宗教、文化元素,进而使埃及宗教希腊化。

  在专门研究方面,北京大学颜海英教授的《古埃及黄道十二宫图像探源》[26]结合墓葬文献及考古资料,分析黄道十二宫图像与古埃及人来世观念中的12小时之间的传承关系,说明古埃及的黄道图传承自本土的旬星观测及宗教仪式,揭示古埃及人的复活观念是在对日月星辰等宇宙现象观测、思考基础上发展出来的独特的生命哲学,是个庞大严密的知识体系;河北师范大学赵克仁教授的《古埃及神庙外部空间与园林特征透析》[27]认为,古埃及神庙不仅内部结构复杂,寓意深刻,其外部空间也具有一定文化内涵,附属园林独具特色。神庙外部空间经历了从天启空间到圣域空间的演变、从世俗域开始逐渐发展到至圣域、从庄严神圣到圣俗融合的变迁。

  关于古埃及早期神崇拜的文章,东北师范大学刘金虎、郭丹彤的《论古代埃及<金字塔铭文>中的早期托特神崇拜》[28],东北师范大学南树华、郭丹彤的《论托勒密时期奥西里斯神崇拜》[29],南通大学徐昊的《古埃及的圣鹮崇拜》[30],山西大学郑帅、李模的《试论古代埃及阿蒙势力的初期发展》[31],南开大学刘成的《萨拉皮斯崇拜探析》,山西大学王玉鑫的《简论古代埃及的塞特崇拜》[32],这些文章都对早期古埃及神崇拜作了不同侧面的论述。

  另外,王亮、郭丹彤的《论古代埃及的神谕审判》[33]从新王国时期的神谕文献出发,对神谕审判进行全面系统的考察,从而梳理出神谕审判的发展演变过程及其发展变化的内在动因, 以期构建起古代埃及司法体系的基本框架。

  4、文化史领域

  古埃及文化的核心观念是“玛阿特”,具有多神崇拜、神圣王权、崇尚秩序、自然、和谐等特点。

  东北师范大学李晓东教授《古代埃及社会主导意识的诞生及其历史分期》[34]认为:重自然而轻外战的英雄崇拜促使古埃及人产生一种崇尚秩序、平衡、公正的“玛阿特”观念。这一独特的文化核心观念决定了古代埃及文化的基本框架与细节,并在之后3000 多年的历史中不断巩固发展。

  郭子林副研究员的《古埃及文明根本特征探析》[35]:古埃及的农业生产几乎绝对依赖于尼罗河,这主要决定于其独特的地理和自然环境。古埃及自始至终实施神圣王权制度。以特殊的文字为载体、以多神崇拜为背景的神圣王权观念,则构成了古埃及人文化观念的核心。

  河北师范大学赵克仁教授《古埃及和谐文化探源》[36]认为,和谐文化是埃及文明的重要内容。在古埃及和谐文化形成中,自然因素是基础,人文因素是灵魂。在人文因素中,灌溉农业营造了和谐的社会环境,法老的制度建设和宗教发展是构建和谐文化的中心内容。

  另外,李晓东教授的另一篇文章《古埃及人的忏悔意识》[37]认为,古埃及人忏悔意识的扭曲很大程度上导致其历史观念的缺失并与其他因素一同构成导致古埃及文明中绝的致命原因。

  5、对外关系领域

  古埃及时期,埃及人与迦南进行双边贸易,曾被波斯人统治,接受希腊文明,为埃及融入希腊化世界奠定了基础。

  中王国时期埃及与迦南的关系是目前学界争论的一个焦点问题。郭丹彤教授的《论中王国时期埃及与迦南的关系》[38],运用近年来的考古和文献资料新发现,较真实地梳理出中王国时期埃及与迦南关系的基本脉络,认为中王国时期埃及与迦南的关系仍集中表现在贸易上。中王国时期的埃及与迦南的交往不仅继承和发展了古王国时期的两地交往,更为新王国时期更大规模更多途径的双向往来奠定了基础,成为古代埃及对外交往史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郭子林的《波斯人统治埃及新探》[39]认为波斯人的统治为古埃及社会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波斯人的统治在一定程度上瓦解着古埃及传统的文化认同,为希腊马其顿人征服和统治埃及奠定了基础,构成了古埃及文明消亡链条上的起点。

  厦门大学历史系博士后马一舟的《论阿玛西斯统治时期埃及与希腊的交往》[40]:阿玛西斯开创了埃及与希腊交往的新局面。阿玛西斯借助希腊雇佣军取代阿皮瑞斯成为国王,他极力发展与希腊的政治、经济以及文化交往,特别是瑙克拉提斯城的繁荣,更是体现了他的亲希腊政策。在他统治时期,埃及开始逐步接受希腊文明,为埃及融入希腊化世界奠定了基础。

  6、其他领域

  在生态环境史领域,赵克仁教授的《古埃及生态教育及其现代启示》[41]:生态文明是埃及文明的重要内容之一。具体表现在,法老政府通过埃及宗教中玛阿特理论析生出的生态教育理念,加强对臣民的教化,对其进行生态教育。古埃及生态教育的主要途径是通过神化自然、装饰审美和宗教观念加强民众的生态意识。

  在物质史研究领域,东北师范大学郭琪的《浅析古代埃及婚姻关系中的财物往来》[42]:古代埃及普通阶层中的年轻男女从相识恋爱到走进婚姻殿堂,再到婚后生活甚至是离婚都离不开财物往来,即财物的赠予或分割。根据古代埃及当时的结婚习俗,结婚时男方要给予女方不同种类的财物以示诚意,来感谢女方愿意嫁给自己,而女方也同样要支付给男方一些财物,从而共同组建新的家庭。结婚后丈夫有供养妻子的责任,离婚时也会根据离婚条约,夫妻双方分割财物。

  在女性研究方面,吉林师范大学杨光《浅析古代埃及公主不外嫁的原因》[43],公主不外嫁是古代埃及特有的现象,本文从埃及独特的地理环境、古埃及妇女社会地位、古埃及王室内婚制度以及古代及宗教信仰四个方面进行分析。另外,还有东北师范大学的硕士论文:《论古埃及的女性教育》对古埃及的女性教育进行了专门系统的研究。

  在心理研究领域,《限定符号与古埃及人的心理认知研究》[44]一文认为,对古埃及文字中的某些限定符号的系统考察和解析,其实是对古埃及民族心理认知的考察。它有助于我们了解古埃及人的心理认知特点,从而深刻理解古埃及文化所蕴含的丰富内涵。

三、中国埃及学研究要“走出去”

  2015-2016年我国埃及学学者在古埃及语言文字与文献学和埃及考古学这两大基础研究方面齐头并进,均取得突破性进展;埃及学各研究领域也进一步繁荣发展,研究领域不断拓展。然而与国外的埃及学相比,中国的埃及学仍存在着很大的差距。

  郭子林副研究员表示:考古和研究工作展开之后,我们的埃及学研究和考古学研究会走向国际,国际化的考古工作和研究成果会促动埃及和中国学术界的直接交流,会为繁荣两国的文化交流做出直接而长期的贡献,即中埃考古合作将助力中国埃及学走向国际。[45]

  2015年,由东北师范大学主办的第一届中国埃及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长春召开,会上,国际埃及学会前会长伊恩·肖表示,中国的埃及学研究要“走出去”,一方面,中国埃及学学者要实地参加埃及的考古工作,要看看世界各国的埃及考古是怎么做的;另一方面,国际学者也很希望了解中国埃及学研究的视角和方法。此次会议得到国内外同行的关注,这对于中国埃及学研究将产生积极的作用。[46] 

    注释: 

  [1]刘金虎:《一部古代埃及文明研究的重要资料汇编》,《外国问题研究》2016年第3期。

  [2]王海利:《揭开古埃及文字研究若干谜题》,《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月7日。

  [3]王海利:《限定符号与古埃及人的心理认知研究》,《外国问题研究》2016年第2期。

  [4]阴元涛:《<古代埃及象形文字文献译注>》出版,《古代文明》2016年第2期。

  [5]赵徐州、曾江《中国学者首赴埃及实地考古》,中国社会科学网,http://www.cssn.cn/gd/gd_rwdb/gd ... 61222_3354689.shtml

  [6]龙瑶、屈婷:《古埃及战神神庙:中国考古队要来了!》,新华社,http://sub.cssn.cn/sjs/sjs_rdjj/201701/t20170109_3375131.shtml

  [7]闫勇、赵媛:《新观念、新技术促进新成果(引) 埃及考古新发现座谈会在京举办》,中国社会科学网,http://www.cssn.cn/hqxx/bwych/201604/t20160412_2962801.shtml

  [8]郭丹彤、刘金虎,《埃及学研究现状与发展趋势述评》,《光明日报》2016年12月12日。

  [9] 郭子林:《“继承神秘剧”的展演:古埃及王权继承仪式探析》,《历史研究》2015年第2期。

  [10]郭子林:《古埃及国王的献祭仪式及其社会功能》,《世界历史》2015年第3期。

  [11]郭子林:《古埃及新王国时期专制王权的制度化探析》,《杭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2期。

  [12]郭子林:《古王国时期古埃及专制王权的构建》,《中东问题研究》2016年第1期。

  [13]郭子林:《古埃及托勒密王朝的社会结构与专制王权》,《中东问题研究》2015年第1期。

  [14] 黄庆娇 颜海英:《<金字塔铭文>与古埃及复活仪式》,《古代文明》2016年第4期。

  [15]李晓东:《“复兴时代”与古埃及文明的衰落》,《外国问题研究》2016年第2期。

  [16]张思佳、田明:《古埃及最早的外族法老》,《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2期。

  [17]金寿福:《论古代埃及经济的特征》,《世界历史》2015年第5期。

  [18]袁指挥:《古埃及国内贸易论析》,《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3期。

  [19]郭丹彤:《法老时代埃及土地私有化现象研究》,《历史研究》2016年第4期。

  [20]郭丹彤:《论古代埃及的赋税体系》,《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3期。

  [21]黄明辉:《古代埃及农业水利灌溉探析》,《史志学刊》2015年第3期。

  [22]漆怀梅:《埃及脱离拜占庭帝国的经济原因探析》,《昭通学院学报》2016年第4期。

  [23]梁姗:《古王国时期埃及粮仓的行政管理研究》,东北师范大学2015年硕士生毕业论文。

  [24]郭子林:《古埃及宗教仪式蕴含利益关系》,《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10月10日。

  [25]鲁倩、田明:《托勒密埃及的宗教政策探究》,:《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1期。

  [26]颜海英:《古埃及黄道十二宫图像探源》,《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3期。

  [27]赵克仁:《古埃及神庙外部空间与园林特征透析》,《南京林业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2期。

  [28]刘金虎、郭丹彤:《论古代埃及<金字塔铭文>中的早期托特神崇拜》,《史学集刊》2016年第2期。

  [29]南树华、郭丹彤:《论托勒密时期奥西里斯神崇拜》,《北方论丛》2016年第5期。

  [30]徐昊:《古埃及的圣鹮崇拜》,《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2月23日。

  [31]郑帅、李模:《试论古代埃及阿蒙势力的初期发展》,《学理论》2016年第5期。

  [32]王玉鑫:《简论古代埃及的塞特崇拜》,《学理论》2016年第12期。

  [33]王亮、郭丹彤:《论古代埃及的神谕审判》,《世界宗教研究》2015年第6期。

  [34]李晓东:《古代埃及社会主导意识的诞生及其历史分期》,《史学集刊》2015年第2期。

  [35]郭子林:《古埃及文明根本特征探析》,《外国问题研究》2016年第2期。

  [36]赵克仁:《古埃及和谐文化探源》,《中东问题研究》2015年第1 期。

  [37]李晓东:《古埃及人的忏悔意识》,《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3期。

  [38]郭丹彤:《论中王国时期埃及与迦南的关系》,《外国问题研究》2016年第2期。

  [39]郭子林:《波斯人统治埃及新探》,《史学集刊》2015年第3期。

  [40]马一舟:《论阿玛西斯统治时期埃及与希腊的交往》,《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3期。

  [41]赵克仁:《古埃及生态教育及其现代启示》,《中东问题研究》2015年第2期。

  [42]郭琪:《浅析古代埃及婚姻关系中的财物往来》,《黑龙江史志》2015年第3期

  [43]杨光:《浅析古代埃及公主不外嫁的原因》,《黑龙江史志》2015年第1期。

  [44]王海利:《限定符号与古埃及人的心理认知研究》,《外国问题研究》2016年第2期。

  [45]刘远舰:《郭子林:中埃考古合作将助力中国埃及学走向国际》,中国社会科学网,http://www.cssn.cn/zt/zt_xkzt/zt ... 614_3069566_4.shtml

  [46]耿雪、袁华杰:《中国的埃及学研究要“走出去”》,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6月29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网(聊城大学) ( 鲁ICP备05001955号-3 )  

GMT+8, 2019-7-20 23:37 , Processed in 0.10152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