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罗马 希腊

6971

主题

3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301
发表于 2017-1-10 06: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信息
原作者: 包刚升
文章来源: 腾讯思享会
来源地址: -
发布时间:

[size=15.9996px]事实上,在雅典城邦的民主时代,多数最杰出的哲人都是民主政体的批评者。以今天的分析视角来看,这或许正是民主政体下的知识生态。因为在民主政体下,人们可以放心大胆地批评民主。但在非民主政体下——譬如在皇帝统治的时代,人们不仅无法公开批评皇帝制度,而且无法公开批评任何在任或前任的皇帝。所以,民主政体下批评民主的言论更容易传播。尽管如此,必须承认,那个时代确实有相当之多的智者和哲人对雅典民主都没有好感。



139186736.jpg

[size=15.9996px]始建于公元前447年的帕特农神庙是现存最重要的古典希腊时代建筑物。

[size=15.9996px]老寡头眼中的暴民统治

[size=15.9996px]一位著名的民主批评者是老寡头(Old Oligarch)。他是一位匿名作者,有人猜测可能是古希腊历史学家色诺芬所用的化名,但真相无从得知。关于雅典的民主政体,老寡头这样说:

[size=15.9996px]就雅典的宪法而言,我反对他们选择这种形式的宪法。我的理由是这样的:因为选择这套宪法的同时,他们讨好了暴民,而不是那些值得尊敬的人;这正是我反对的原因。

[size=15.9996px](老寡头言论转引自约翰·索利著《雅典的民主》)

[size=15.9996px]老寡头毫无顾忌地把一个社会划分为两个群体:一部分人是地位较高、富有学识、更有德行的上层阶级,还有一部分人则是与之相对的下层阶级。由于下层阶级在人数上占有优势,所以民主总是对下层阶级较为有利,或者干脆说民主就是下层阶级的统治。老寡头的文字直言不讳地把这些普通人称为“暴民”。这种观点当然会令平等派感到不悦,甚至愤怒。他接着说:

[size=15.9996px]有些人或许认为,除了最能干、最优秀的人以外,不该让所有的人都在公民大会上发言,或出席500人会议。但在这儿,他们又允许最差劲的一群人开口发言,借此谋求自己最大的利益。

[size=15.9996px]这句话包含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仍然是,老寡头认为最好的政体应该让最优秀、最能干的人来统治,或许还应该加上最有德行这样的品质。让这样的人统治,一个城邦才可能是理想的城邦。老寡头告诫众人,民主政体其实就是“允许最差劲的一群人开口发言”,或者就是允许最差劲的一群人来统治。第二层意思则是,既然民主是多数人的统治,有人预期这种统治应该服务于整个城邦的利益。但老寡头却说,尽管民主是多数人的统治,但他们这多数人也不过是“借此谋求自己最大的利益”而已。由此,民主成了多数人谋求自身私利而非谋求整个城邦利益的一种制度。



139186759.jpg

[size=15.9996px]古希腊人参加每年在雅典城举行的泛雅典娜节,这是庆祝丰收及新年的节日。届时,人们要向雅典娜奉献一件崭新的绣袍和动物祭品,并举行盛大的体育竞技和音乐比赛。

[size=15.9996px]举个例子,雅典城邦内的债务应该怎么处置呢?在当时的雅典城邦,贫穷的自由人以身抵债或签订以身抵债的债务契约,是一种不算罕见的做法。有人呼吁,应该把穷人以身抵债的债务免除掉。按照今天的理解,以身抵债固然不合现代财产权的准则,但免除债务亦不合现代法律的规范。雅典城邦历史上的一场重要改革——公元前594年的梭伦改革——其重要措施就是免除自由人以身抵债的债务。为什么免除此种债务会成为可能呢?简单地说,与富有的债权人相比,贫穷的债务人在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所以,政治家主张免除以身抵债的债务,可以讨好贫穷的多数人。当然,梭伦改革的背景是,当时雅典的贫富分化和阶级冲突已相当严重,甚至产生了足以毁灭雅典城邦的危险。所以,梭伦改革的具体措施究竟是否妥当,此处无力详加评述。但在老寡头看来,这些所谓的改革不过是多数穷人为了谋取自己本阶级的利益。老寡头继续批评道:

[size=15.9996px]我也听说了,有些人批评雅典人,有些时候,即使等上一整年,500人会议或公民大会也不能解决问题。

[size=15.9996px]今天媒体经常说的一个故事,是有些国家与地区早就提议要修筑高铁,但讨论多年未果。有人把这一案例看成老寡头批评的某种类似情形。他的这段话,实际上是在批评雅典民主的效率和民主解决问题的能力。



139186760.jpg

[size=15.9996px]古希腊武士在女神雅典娜的监视下用石子投票表决。

[size=15.9996px]最著名的批评者柏拉图

[size=15.9996px]与老寡头相比,柏拉图当然是雅典民主更著名的批评者。由于柏拉图是古希腊最杰出的哲学家,所以他对民主的批评也广为人知。柏拉图的基本看法是,统治是一项专门的技艺。如同航海术、医术是专门的技艺,统治自然也不例外。而在整个城邦中,只有少数人能够掌握这种关乎统治的知识与技艺。柏拉图这样说:

[size=15.9996px]由此可见,一个按照自然建立起来的国家,其所以整个国家被说成是有智慧的,乃是由于它的人数最少的那个部分和这个部分中的最小一部分,这些领导着和统治着它的人们所具有的知识。并且,如所知道的,唯有这种知识才配称为智慧,而能够具有这种知识的人按照自然规律总是最少数。

[size=15.9996px](柏拉图言论引自郭斌和等译《理想国》)

[size=15.9996px]这段来自《理想国》的译文略嫌晦涩,但大意还是清楚的。国家应该建立起一种基于智慧的统治,但智慧是极少数人才能掌握的。在柏拉图看来,智慧罕见,惟少数人可拥有智慧。在日常生活中,我有时会私底下请教工商界的投资者、企业家和管理者:“你觉得,可以理解行业趋势、能在战略上做出正确决策以及真正能有效领导公司的人,在你的组织或行业中是多数还是少数呢?”毫无疑问,绝大多数人都会回答:“少数。”在回答我问题的人看来,这一部分知识与技艺是不容易掌握的。柏拉图也抱有这种类似的观念,当然,他关注的是如何统治或治理一个城邦。除了知识与智慧方面的缺憾,柏拉图还担心普通人的德行:

[size=15.9996px]各种各样的欲望、快乐和苦恼都是在小孩、女人、奴隶和那些名义上叫做自由人的为数众多的下等人身上出现。

[size=15.9996px]他认为,小孩、女性和奴隶都是缺少理性的,这些人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女性朋友们自然会厌恶柏拉图的这一观点。事实上,如今国内外著名大学的很多院系,女生数量都已超越男生。)



139186768.jpg

[size=15.9996px]拉斐尔所绘的雅典学院里,柏拉图的手指向天,象征了他对于“形式”理论的信念。

[size=15.9996px]此外,即便是城邦中有公民身份的成年男性,柏拉图也认为他们中的多数人是缺少控制自己欲望、快乐和痛苦的能力的。所有这些人都无法让他们自己的生活走向理性化,无法让自己在人格品性上变得更有德行。既然城邦中真正有德行的人是少数,多数人在德行上是靠不住的,我们由此可以循着柏拉图的逻辑推论出,如果是多数人统治城邦,城邦在道德上是易于堕落的。在他看来,这不会是一种理想的统治秩序。当民主政体把权力交给这些在德行上靠不住的多数人时,城邦就更容易被败坏。柏拉图接着说:

[size=15.9996px]靠理智和正确理念帮助,由人的思考指导着的简单而有分寸的欲望,则只能在少数人中见到,只能在那些天分最好且又受过最好教育的人中间见到。

[size=15.9996px]自然,这是精英主义的观点。柏拉图认为,一个人只有具备高超的智慧,拥有健全的理性,同时又接受最好的教育,才可能控制自己的行为。这是柏拉图对于适合从事统治的杰出人物的设想。当然,现实当中是否真的如此,以及城邦中是否真的有这样完美的一流人物,则是另外一回事。比如,耶鲁大学教授罗伯特·达尔就对柏拉图的这种论调就提出了尖锐批评。



139186777.jpg

[size=15.9996px]位于雅典古市集的阿塔罗斯柱廊,是阿塔罗斯二世赠送给雅典城的礼物,柱廊内设有雅典古市集博物馆,展品大多与雅典民主有关。

[size=15.9996px]民众的统治还是民众的癫狂?

[size=15.9996px]简而言之,老寡头的这些文字对民主主要有三个批评:第一,民主是下等人的统治;第二,这种多数人的统治谋求的未必是公共利益,而不过是这多数人的私利;第三,民主的效率及解决问题的能力值得怀疑。

[size=15.9996px]柏拉图对民主的批评则主要是两个方面:第一,统治需要专门的智慧、知识与技艺,但这是多数人难以掌握的;第二,理想的政治秩序应该尽可能让有德行的人来统治,但多数人是缺少这种德行的。借助老寡头的言论和柏拉图的著述,大家可以领略到古典时代的智者对雅典民主政体的见解。



139186780.jpg

[size=15.9996px]西方媒体上曾有这样一幅漫画,其底色上写着democracy,亦即“民主”;而后,有人用画笔将第二个c改为了z,这样democracy就变成了democrazy,这是demo(民众)与crazy(癫狂)的组合,亦即民众的癫狂,我们姑且将其译为“民狂”。有人正是借助这样的漫画暗示现代人,尽管我们希冀的是“民主”,但最后得到的却是“民狂”。其中的隐喻是,民众的权力和欲望一旦启动起来之后,就难以实现基于理性的有效政治,最终会导致政治的癫狂状态。这样一幅现代政治漫画,其精神跟柏拉图对古典民主的批评不谋而合。

[size=15.9996px]行文至此,有人可能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既然柏拉图反对民主制,那他会支持不受约束的君主制或独裁政体吗?显然并非如此。古希腊与古罗马的智者和哲人究竟更推崇何种政体呢?敬请继续关注本系列。

[size=15.9996px](作者:包刚升;编辑:张宁;文中图片系编者所加。本文系腾讯思享会独家约稿,未经许可,其它媒体不得转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网(聊城大学) ( 鲁ICP备05001955号-3 )  

GMT+8, 2019-10-17 08:33 , Processed in 0.109876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