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罗马 希腊

6971

主题

3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301
发表于 2016-12-5 20: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信息
原作者: 向荣、任军锋
文章来源: 澎湃新闻
来源地址: -
发布时间:
12月3日,“西方政治制度发展史:跨学科的透视”学术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光华楼举行。与会学者从政治学的角度对西方政治制度的发展史进行了分析和讨论。会议参与人数众多,涉及的议题广泛,记者从众多的报告中选取一二,以飨读者。

442.jpg

讲座现场

雅典的民主为何衰亡?

复旦大学国务学院副教授任军锋作了题为“雅典民主:现实与想象”的报告。他指出:现代的西方学者在追溯民主制度的源头的时候,习惯性地追溯到古希腊时期的雅典城邦。然而,雅典民主持续的时间不过一百余年,后世的思想家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人对民主的评价也颇为负面。在西方政治思想史上,“民主”是如何从一个贬义词变为褒义词的呢?这就需要我们回到历史现场,对雅典民主的源流和演变进行一个梳理。

雅典民主制的确立始于公元前508年的克里斯丁尼改革,改革划分了十个地区部落取代过去的四个氏族部落,以五百人会议代替梭伦创立的四百人会议,同时创立了十将军委员会,启用了陶片放逐法。改革的结果是权力下移,贵族和平民的矛盾得到了缓和,公民的政治参与增加,城邦变成了所有公民的城邦。然而,任军锋认为,克里斯丁尼的民主改革,其实质是权力斗争的副产品。在当时,民主制度在雅典仅仅是一种制度安排,是一种从现实角度考量的权宜之计。

到了伯里克利统治时期(公元前446年—429年),雅典民主到达了它的顶峰。在伯里克利著名的演讲(《在阵亡将士葬礼上的演说》)中,民主已经由一种制度安排上升为一种抽象的意识形态,是雅典公民所必须遵从的信仰,任何对民主的批评都是大逆不道的。在伯里克利死后,民主走向了疯狂,民主激发起了民众的激情,最终变成了广场民主。任军锋认为,这是传统的世家大族在百余年的民主过程中逐渐消失瓦解的缘故。

“贵族是民主的压舱石,没有了贵族和精英的民主,一定会走向疯狂。”任军锋说。对比近代法国和英国所走过的历程,任军锋指出,法国大革命之所以会走向失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路易十四统治时期,贵族的势力被极大地削弱,国王不得不直接面对民众;而在英国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贵族势力得到了很好的保留,在地方自治和议会上院中很好地制衡了民众,使得民主不至于走向广场政治。

现代西方的民主制度起源于何处?

复旦大学历史系的向荣教授作了题为“英国政治制度的历史透视”的专题报告。在报告中,向荣对英国现行政治制度的形成进行了梳理。向荣从《大宪章》说起,他指出:1215年的《大宪章》是一个封建文件,它的诞生是国王和贵族妥协的结果。内容主要是纠正国王对贵族权益的侵犯,规定国王不得任意征收兵役免除税,限制封建继承权,国王不得滥用监护权等等。《大宪章》并非像后来人们所称道的那样,是英国民主制度的基石和起源。

454.jpg

签订大宪章

但是,向荣强调,大宪章确立了一个重要原则,这就是国王必须服从法律和契约,不得违反。丘吉尔对此评论道,《大宪章》是以具体申述封建习俗的含蓄形式,体现了一条崇高的宪法原则——王权有限、法律至上。除此以外,《大宪章》所要保护的,不仅仅是封建贵族,还包括教会,“骑士和所有自由人”。正因为如此,《大宪章》具有超越封建时代的意义,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块自由的基石。

英国政治体制的运行还依赖于它完善的基层自治制度。基层自治首先表现在司法系统上。中世纪欧洲最基本的社会经济单位是庄园(manor)。通常,一个庄园与一个自然村(village)重合,又与一个基督教教区(parish)相对应,形成三位一体的结构。在中世纪的英国,庄园管理包括耕种敞田、向领主缴纳租税、解决法律纠纷等等。当庄园内部出现纠纷时,由庄园法庭进行裁决,不仅如此,庄园法庭还是庄园的权力机构。全体村民,包括农奴和自由农都有义务出席庄园法庭。在庄园法庭中起主导作用的是“库里亚”(curia),指的是全部的法庭出席人。

庄园法庭的职能则包括:一、回忆惯例,制定村规;二、选举村官,如庄头(reeve)、农事官(hayward)、村警(constable)、教务执事(churchwarden);三、审理司法案件,最终判决由全体法庭出席人做出。在十三世纪以后,庄园法庭由王室法庭引入了陪审团制度,从此以后,在英国的农村地区,一般是由12位村民组成的陪审团代表全体村民出席庄园法庭。

到了十五、十六世纪的时候,庄园制度在英国开始逐步瓦解,国家权力向地方渗透。在村庄一级,权力机构由庄园法庭转移到了堂区,但英国基层自治的传统却没有改变。堂区委员会由12到24个人组成,形式和社会构成与中世纪庄园法庭的陪审团一样。堂区委员会也被人们称为堂区议会(parish parliament)。

与之前的庄园法庭相比,堂区议会保留了它的部分权力,如制定地方法规,任命地方官员,它的司法权力则被剥夺,不能再审理司法案件,但行政权力却大大上升,尤其是在济贫等福利事业上。村中的寡妇、孤儿如果有经济困难,都可以向堂区议会反映,获得相应的救济。

由于中世纪和近代英国没有或很少职业官员,因此,地方事务包括中央政府下达到地方的任务基本都由地方自主处理,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形成了英国独特的地方自治传统。向荣引用怀特·伦纳德(White Leonard)的说法,将英国的地方自治称为“国王统治下的自治”,认为英国的基层自治对近代民主的兴起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因为它“使得现代自治成为可能,并为承担人类所有工作中最伟大的工作——民主责任进行了培训”。

在报告的最后,向荣表示,学界一直有一种争论,即西方民主制度或者西方近代政治制度的源头究竟在哪里。有一派学者认为在古典时代,特别是源自希腊雅典城邦的直接民主制;另一派则认为来源于中世纪,特别是中世纪的英国,来自英国在漫长的中世纪中形成的基层自治体系。向荣表示他自己赞同后一派的观点,即民主制度来源于中世纪的英国,虽然,古典时代的民主制度和价值观念,对于近代西方民主制度的诞生也有一定的影响。



本文未经讲者审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网(聊城大学) ( 鲁ICP备05001955号-3 )  

GMT+8, 2019-10-17 08:22 , Processed in 0.128541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