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罗马 希腊

6952

主题

3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204
发表于 2016-7-14 09:3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信息
原作者: 刘昌玉
文章来源: 大众考古
来源地址: -
发布时间:
《广濑之新苏美尔行政文献藏品》(Neo-Sumerian Administrative Texts of the Hirose Collection)是一本日本人撰写的释译古代两河流域楔形文字泥板的书,一本只有少数亚述学学者或亚述学专业的学生才能够读懂的书,一本写于26年前却并非广为人知的书。就是这样一本不起眼的书,却有着一段传奇式的感人趣事。
1972年初夏,叙利亚北部城市阿勒颇。
做味增酱(miso,一种传统的日本食品)生意的日本商人广濑一隆(Hirose Kazutaka,日文:广瀬一隆,1933-2008年)孤身一人漫步在寂静的幼发拉底河岸边。身边没有亲朋好友,也不懂当地语言,这位异乡孤客油然生出一丝寂寥。微风拂过他凝重的面庞,牵起了万千思绪。大约5000年前,就是在这片土地上孕育了人类最早的文明,诞生了最早的书写文字、最早的文学作品、最早的城市和最早的国家制度。而今先人们只留下了一个个土堆(阿拉伯语称tell),土堆下面埋藏着历史的记忆——文物和楔形文字泥板,它们共同诉说着一曲历史悠远的、百年前才被世人知晓的历史篇章。
广濑一隆毕业于日本著名学府早稻田大学。他性格温文尔雅,对人很友善,并且为人极为谦虚。少年时代,他在其哥哥的书架上偶然读到一本名为《为人类进步作出贡献的名人们》的书,书中记载了若干伟人的故事,比如居里夫人和贝多芬等,这些精彩的故事深深地震撼了他幼小的心灵,激发了他对人类文明与进步历史的强烈兴趣。
20世纪70年代的叙利亚,除了首都大马士革之外,其他地方基本不可能遇到日本人的踪影。但是,足够幸运的广濑一隆偶遇了同胞、兽医学博士折田魏郎(Orita Giro,1924-2008年)先生和他的儿子折田節(Orita Misao)。他们一见如故,格外亲热。几天后,广濑对折田说要去人类文明的摇篮——两河流域之一的幼发拉底河岸看看,圆儿时的梦想。当他到达那里后,被眼前的超乎想象的景观深深地吸引住了。在刺人的烈日底下,数不清的一个个小土堆(阿拉伯语称为“泰尔”tell)沿河岸线排开,各国的考古队(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比利时等)紧锣密鼓地发掘抢救。因为不久之后,叙利亚政府将在这里建一座大坝,即塔卜喀大坝(Tabqa Dam),这些埋藏了古老文明的废墟与土堆将被彻底淹没,考古队员们争分夺秒地工作,力求挽救尽可能多的人类文化瑰宝。
广濑一隆亲眼见证了幼发拉底河岸边发生的这一切,一种急迫的、发自内心的希望日本人参与这一抢救发掘任务的想法油然浮在脑前。他随即与折田商议自己的想法,二人同意实现这一梦想。折田博士负责和叙利亚方协商,广濑一隆回到日本寻求帮助。他首先找到了自己多年的好友竹内敏雄(Takeuchi Toshio)先生,经其介绍结识了筑波大学的增田精一(Masuda Seiichi,1922-2010年)教授。增田教授又给他推荐了东京大学的荣誉教授江上波夫(Egami Namio,1906-2002年)先生。得到这些教授和朋友的支持,这一计划逐渐成型,发掘工作随时可以开始。这是日本考古队赴叙利亚进行考古发掘的前夕。
1974年8月,这支由江上波夫教授领导的日本考古队奔赴叙利亚的幼发拉底河岸边前线,他们首先到达叙利亚北部一个名叫Tell Rumeilah Ali el-Haji的小村,往下可以看到幼发拉底河,在村附近的一个古代遗址Mishrifat开始了正式发掘工作,发掘一直持续到1980年。在1980-1988年间,日本考古队又发掘了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市(Idlib)附近的Tell Mastuma遗址。这支日本考古队在叙利亚的古代遗址坚持发掘了11季,抢救保护了数已累计的两河流域珍贵历史文物和楔形文字泥板文书,他们的义举也引起了不少日本人纷纷追随、效仿,带动了日本参与国际考古发掘的热潮。在每一季的考古发掘中,广濑一隆先生都被当作是发掘队伍的一份子,虽然实际上他并不是一个专业考古者。
广濑一隆的发掘壮举同样引起了国外的注意,并且为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犹如儿时偶尔读过的那本名人传记,谁能想到在将来会影响和改变他的人生轨迹呢。
1983年春天的一天,广濑一隆收到了一封从国外寄来的匿名信,寄信人意欲出售其收藏的400多块价格不菲的楔形文字泥板。他顿时感到一阵惊喜,因为他晓得楔形文字泥板不仅在收藏界,而且在学术界的重要价值,于是决定不管花多少钱,也要买下这些泥板,作为自己的最重要的个人收藏品。这么多楔形文字泥板,比当时整个日本国内收藏的泥板数量还要多。更重要的是,自己多年以来对两河流域文明及楔形文字的兴趣使他不得不作出这样的决定。但是当他问了价钱后,却不禁陷入了沉思:“这么多钱去哪里弄到呢?”他只是个做味增酱生意的小本商人,就算是用尽他毕生的积蓄也不够全部买下。就在他一筹莫展之际,福音传来,一个在伦敦工作的朋友亀山孝夫(Kameyama Takao)先生愿意帮助他。这位在银行工作的朋友利用贷款帮他解决了这一难题。他终于得到了这400多块珍贵的泥板,圆了自己多年的心愿。
广濑一隆(HiroseKazutaka)是《广濑之新苏美尔行政文献藏品》这本书的三位作者之一。此书的另外两位作者其中之一是他的夫人广濑洋子(Hirose Yoko),另外一位则是日本著名亚述学家五味亨(Gomi Tohru)教授。
广濑夫妇收藏了这400多块泥板之后,并没有孤芳自赏,而是请来了静冈大学五味亨教授临摹翻译并汇编出版,为国际亚述学者研究两河流域文明增添了第一手研究材料。此书名为“广濑藏品”(Hirose Collection),也是为了纪念这一对不懂楔形文字,却为两河流域楔形文字文明和亚述学作出杰出贡献的普通夫妇。
五味亨教授在接受了广濑夫妇托付的这一重任后,历时整整7年,奔赴静冈与东京之间无数次。为了方便五味亨教授临摹泥板,广濑夫妇还打破学术界惯有规矩,破例将自己的泥板藏品带至五味亨教授的住所——远隔200公里的静冈进行研究。后来又经美国亚述学家David Owen教授及法国亚述学家Marcel Sigrist教授的推荐在美国出版发行,终于完成了这一部书。五味亨教授后来改名尾崎亨(Ozaki Tohru),他2009-2012年在我国东北师范大学世界古典文明史研究所任客座教授。自来到长春之后,他以其渊博的学识、高尚的人格魅力,博得了众多中国学生的喜爱与尊敬。他至今已经出版的乌尔第三王朝时期的楔形文字泥板文书数量大约占了目前世界上已出版的该时期泥板总数的三分之一之多,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他多年如一日的孜孜不倦的做这些枯燥无味的工作,那么当今的亚述学研究还能够如此顺利和深入吗?
《广濑之新苏美尔行政文献藏品》一书总共出版了410块由广濑夫妇收藏的楔形文字泥板,这些泥板中有404块属于乌尔第三王朝时期(公元前2112-前2004年,又称新苏美尔时期),泥板所记载的内容基本上都是经济管理方面,出土地点主要有两个:Puzrish-Dagan和Umma,均位于今伊拉克南部。另外5块泥板分别属于阿卡德时期和古巴比伦时期。这一藏品至今依然是日本最大的楔形文字泥板收藏,带动了后来日本从亚述学者到普通民众对于两河流域文明和楔形文字泥板的收藏和研究兴趣。
怀着对异域风情的着迷与好奇心,广濑先生无偿资助了许多学者去国外访学与研究。他不仅资助日本当代最著名的考古学家之一的江上波夫教授的学术活动和学术事业,而且还资助、照顾江上波夫的日常生活,并且把自己居住别墅的一个大房间提供给江上教授使用。当江上教授出国考察时,广濑先生在付给他足够资金支持的同时,还作为江上的私人助手与其同行。2008年,广濑一隆先生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是他的考古事业,及他对叙利亚、对亚述学等古代文明研究的满心热爱与贡献将永远地被世人铭记、被历史铭记。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位普通的日本商人,日本在中东的国际考古研究不知要推后多少年。
两河流域楔形文字大多书写在泥板上,所以能够保留至今。它们都属于亚述学的研究范畴。亚述学是研究古代两河流域楔形文字及历史的学科,它诞生于19世纪的欧洲,在我国20世纪80年代由东北师范大学林志纯教授建立于世界古典文明史研究所。出版发表泥板是国际亚述学研究的一个主要任务,也是亚述学者和历史学者进一步研究两河流域历史的第一手资料来源。遗憾的是,我国至今仍然还没有在两河流域进行考古发掘,也没有系列的楔形文字藏品。

本文发表于《大众考古》2016年第6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网(聊城大学) ( 鲁ICP备05001955号-3 )  

GMT+8, 2019-9-17 00:42 , Processed in 0.10614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