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罗马 希腊

6956

主题

3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222
发表于 2016-6-5 10: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信息
原作者: PPE学会
文章来源: 元培学院
来源地址: -
发布时间:



Q:我们了解到张老师曾经就读于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北大政府管理学院,现在在历史系任教,学术兴趣也涉及多个学科领域。可以和同学们分享一下您在求学过程中选择研究领域时的思考吗?您对这些学科的思考是否发生过变化,又是什么让您决定深入西方古典世界的?
A:回顾过去的路一般应该是有学术和思想创见的学者的工作,因为从他们身上可以学到很实质性的内容。从这个意义上说,同学们如果了解我的一些经历,可能得到的并非是灵丹妙药,而只是一些八卦信息吧。说起对念书和思考感兴趣,往往需要某一个颠覆你三观的时刻,从那个时刻起,好奇心和思考的乐趣会成为你选择生活方式的转折点。对我来说,这个转折点出现在高三,当时偶然地在我们当地的新华书店里买到一本《在北大听讲座》,里面最喜欢的一篇文章就是李强老师关于韦伯的演讲记录稿。要知道世纪初的时候,QQ还伪称QICQ,获取知识的途径和便利度远远无法和今天相比,在一个传统的应试教育的环境中,突然得知德国有个和马克思差不多同时代的人,叫马克斯·韦伯,他持有和马克思有巨大差异的学说,并且北大的教授对其评价还很高。那为数不多的几页讲稿被我用笔划了无数的道道,看得激动而又觉得不过瘾,恨不得赶紧找来韦伯的书好好看看,其实到了大学接的第一本书就是韦伯传和《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后来跟随李强老师念书之后,在硕士毕业的时候才跟李老师讲述了这个事儿,他当时既意外又高兴,这可能是他和北大出版社不经意的功业,但是却改变了一个小镇青年的人生轨迹,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真正决定要进入西方政治思想的领域相对来说也算比较早,大一时有一门课的作用挺大的,就是《政治科学》,教材记得是罗斯金的,然后教师团队是政务学院的五位学问和口才俱佳的教授,直接把新生对政治学的兴趣激发了出来。我们北大现在也有一门《政治学概论》课,课程的组织和授课也是这样,并且还有充分的课后讨论时间。像这样的课对于学生的影响是很大的。然后,我应该是在大二时听“西方政治思想史”课的时候,基本确定了这辈子要做的事情。这个过程中,自己还是寻找了一段时间。大学教育和之前的教育有着巨大差别,今天在大城市的一些高中可能就已经有很好的教育资源,但是在当时还不存在这个条件。所以,进入大学最初做的一件事就是寻找自己真正感兴趣的领域,所以就跑到图书馆找各个领域的经典入门书都读了一遍,诸如心理学、经济学、法学、哲学史、政治学等等,同时旁听各个学科的课程。就这样慢慢地将兴趣集中到对于政治思想的关注上来,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兴趣的确立也和当年社会和学界的非常兴盛的一些讨论和思潮有关。之所以对政治学感兴趣,一方面是因为政治思想有足够的吸引力,它一直在吸引着你往里走,让你摸不到底,从而有持续的求知欲望;另一方面,说起来比较假大空,就是对公共问题和国家社会有着一些关切,而不仅仅是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能满足对自己的期望。而一旦进入这个领域之后,很自然的考虑就是要从西方文明的根基处来考察这个政治秩序是如何诞生和逐步演化的,只不过自己太过愚笨,想搞清楚根基就花了这么多年的时间,至今仍感觉站在希腊和罗马的门口处四处张望。 西方古典世界通常对所有人都有很大的吸引力,因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雅典娜、罗马与狼的传说、特洛伊木马等,这些都是在孩童时期可能就耳熟能详的故事了。但是作为研究对象,不仅仅是简单的兴趣和好古,而是带有很沉重的功利目的,就是要理解为什么政治这种共同体的组织形态会在希腊产生?希腊对于最佳政体的考察以及对于美好生活的追求在什么意义上塑造了西方的政治传统?希腊和罗马的共和政体、混合政体精神何以在现代社会构建起较为成功的政治组织形态?等等。这些问题的关切其实还是为了回应我们自己的共同体在面对现代政治的冲击时,可以以及可能选择或者构建怎样的政治生活秩序。而这个并不是简单地耍嘴皮子,而需要对古代、中世纪、现代乃至中国自身政治传统有比较系统的考察,这个任务可能也是未来几代学人需要面对的基础性工作。 我想大家关心这个问题,更希望是帮助自己找到真正的兴趣和职业方向,这也是大学阶段最为重要的事情之一吧。我的一点个人经验是,最好还是要多尝试不同性质的工作。在确定了将念书和研究作为以后的努力方向后,其实在大三的时候还是尝试了很多其他性质的工作,但是很快发现其他工作并不能持续地吸引我,最多有三周时间摸清了工作性质之后便没有智识上的挑战了。在尝试完这些事情之后,便能更踏实的走那条其实并不知道结果会是怎样的路。我比较幸运的是在关键的时候总是能在身边看到一些前辈学人的典范,包括在当时在中大和后来在北大的遇到的几位老师,从他们身上看到学者生活方式的典范,他们可以不计较陋室,每次遇到你讨论的全都是你最近在想什么问题,读什么书。我想在成长过程中,要这样一两位榜样还是很能鼓励你前行的。另外,对于大多数同学来说,并不会最终选择学术的道路,也没这个必要。大学阶段最为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如果这个事情最后还能养活你,我想是最幸福的。不过呢,我还是想说,在大学阶段要多读一些经典,培养阅读的习惯。现在可能很多同学过多地想接触社会,天天奔波在听起来很高洋上的实习公司之间,这并不是本科生应该有的生活方式。如果日后不从事学术和研究工作,可能最安心读书的时期就是大学这几年时光了,一定要好好珍惜。如果把时段拉长一些,假设你现在已经70岁了,你会发现基本上你一生的时间都在工作,做重复性的事儿,很无聊的,而阅读则能提供无穷的乐趣。而一旦工作时间长了,生活方式变了,可能书会自动地远离你了,这就是很可悲的。北大的孩子们日后找个工作糊口是没问题的,但总还是要想想如何能活得更好,活得更加符合自己的天性。
Q: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您在英国牛津大学交流期间的体验和收获吗?
A:在英国的学习还是收获颇丰的。最重要的是理解英国人在思考其自己传统和构建自身的现代生活的特性,相对于欧陆国家来说,英国有其非常特殊的一些思想特质和社会构建逻辑。经常开玩笑说,英国的实用主义可以从其地下世界看得非常清楚。为什么这么说呢?伦敦的地铁叫tube,本来是不太好理解的,但你只要亲眼看到这个tube就能明白了,它的设计非常的集约;另外一个例子是地下室,英国对于地下室的利用是非常充分的,不用说普通的住宅,连同牛津非常有名的一位政治理论家Michael Freeden的办公室都是半地下的,这在我们国家是无法想象的。tube和地下室的例子只是两个段子,你如果去牛津哲学系听课,就会发现他们非常重视自己国家生产的不多的几位哲学家,基本都是学生必修的,而欧陆的哲学家地位相对则没有那么受重视。所以在英国可以非常强烈地感受到这个国家的哲学、思想、历史是和这个国家的生活方式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具体到政治思考的方式来说,我总结他们的一个特征是政治务实主义(我不太喜欢用政治现实主义这个表达),以上面提到的Freeden教授为例,他是牛津大学非常重要的政治理论家,也是意识形态研究的权威,在荣休后获得了以赛亚·柏林政治学教授奖。但是仔细看他的研究就会发现,他对意识形态的理解和传统的非常不一样,而是直面政治本身,考察不同时段和地区的意识形态如何通过核心概念以及概念群组的形态学来构建和表达自身。这种对政治的研究进路其实非常有英国特色,他并不为政治预设一个非常明确的愿景,而是进入到政治之中。我曾经多次和Freeden教授讨论,当最后问到他一个相对好的政治社会是怎样的时,他回答说可能是一个比较宽容的社会。如果读读剑桥大学的一些重要政治理论家的著作的话,比如John Dunn,其实他的政治思想也有着类似的特征。在进一步了解了之后,英国式的思考政治的方式改变了我很多想法,这种务实的精神也反映在他们对历史的重视中,比如剑桥大学在极为漫长的时间内,政治学讲席都是在历史系,这么看我目前能荣幸地待在历史系也算是符合行规。至于其他学习上的收获太多,没必要详说。对于本科生来说,比较羡慕的是他们的本科生上课很少,而有大量的时间阅读和写essay,然后有学院聘请的导师定期地针对性指导。相比而言,北大的孩子们一方面太辛苦,另一方面太轻松。太辛苦的是似乎要上很多课,要懂很多知识;但太轻松的是除上课外没有时间读书和思考,而丧失了有强度的学习机会。在教育部不改革的前提下,建议大家还是自己把握选修的课程,可以将高强度的和水课混合,每学期集中精力上好一两门课,系统地接受有限课程的训练。

Q:在很多优秀入门课程(包括您开设的课程~)的带领下,我们身边也有同学感受到古典学或政治思想的魅力,不过自己接触的可能不及冰山一角,在门外探望,又会觉得渊博浩瀚、无处着手。对于这些同学,在语言学习、阅读选择等方面,从您的求学经历出发,您有哪些建议呢?
A:语言是越早学越好,不管是古典语言还是现代语言,从事西方政治思想史的研究,还是多有几门语言背景是最好的。语言学习除了天才之外,基本是个体力活,但是在学习完一门语言之后,再学习其他语言会好很多。阅读方面,本科还是尽可能地在专业训练的同时保持驳杂,理解人这件事情是最困难的,理解由人组成的世界更是难上加难。所以在本科阶段不要有专业视野对自己的局限,而是古今中西都涉猎一些。就政治思想的研究来说,这个学问本身是一个跨学科的研究,需要政治学、历史学、哲学等多学科的背景,将所有这些杂货铺整合在一起,才有可能产生对于政治事务较为合理而同情式的理解。亚里士多德曾经说,政治学这门学问并不适合年轻人听,因为年轻人缺乏政治经验,且容易受激情驱使。从这个角度看,研习政治思想首先需要好好念书,跟包括哲学家、历史学家等在内的伟大心灵学着观察和分析政治事务,同时了解古今政治秩序构建的历史,阅读人性中的复杂维度。
Q:您认为学术工作在您的生活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又是如何处理学术工作和日常生活之间的关系的呢?在这方面您对同学们有什么建议?
A:读书和思考基本既是工作也是生活,学者和思考者一方面是幸运的,因为兴趣和营生是一体的,但也是“悲催的”,因为没有生活和工作之分。只要拿起书,脑子里开始想问题,就是在工作,当然这也是很幸福的事情。真正好的学问其实是问题引导着你去思考的,如果发现了一个真正的好问题,它会让你着迷,你会有一种被动性的体验。生活来说,还是希望能尽量丰富多彩一些,有趣是很重要的德性。在大学一定要谈一场恋爱,如果能顺利骗到终生伴侣是最幸福的,因为这个阶段是最靠谱的爱情。如果能热爱运动、看看电影就最好不过了,给生活一些出口,大学如果不能给你什么实质性的东西的话,但至少要过得正常,活得正派。因为大家毕业后占据社会重要岗位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影响更多的人的比率也要更高一些,所以本着为民除害的目的,还是要把自己武装地尽量优秀一些,至少不作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网(聊城大学) ( 鲁ICP备05001955号-3 )  

GMT+8, 2019-9-21 10:27 , Processed in 0.12424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